关灯
护眼
字体:

579.583:此情可待:尘埃落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妈咪你最近吃辣很多。”

    “而且你的肚子越来越像小西瓜,很圆。”

    “我比较喜欢妹妹。偿”

    阿雅觉得第三条是主要答案撄。

    不过很惊讶这家伙是从哪里打听来的什么吃辣生女,肚子圆生女,过了农历新年才满五岁啊,越来越不像个小孩,整天都在研究什么?

    越来越像个‘小老头’,最爱干的事情是皱眉。

    肚子快七个月时,简轩仪去西欧几国办事,飞停乌克兰,来看她。

    那时阿雅的状态不行。

    宝宝四个月时做的筛查明明是正常值范围,长着长着,阿雅也特别注意着营养的跟进,可前些日做检查,却超出了正常值,属于危险范围。

    她面上沉定,心里着急,已失眠几日。

    偏简轩仪来,更让她害怕。

    西欧离乌克兰远着呢,怎么会飞停,除了他自己要来,多半也是奉子琳还有张老爷子的命令。

    可她还没开始装,小舒这坏东西一股脑全倒了。

    简轩仪大恐,联系了乌克兰首府基辅最大医院,非要把阿雅抬过去。

    好是第二日,阿雅去华人医院拿结果,那数据堪堪擦过正常值。

    这事儿才算揭过去。

    简轩仪气怒不小,说她考虑欠缺周全。

    却也知道她打定主意来这里,就是想离开香港,她谁也不打算联系的。

    “本来清梦吵着要来的,我就知道你的想法,所以我单独来了,但你又不是没钱,多请两个人佣人啊,这个韩国保姆我看她手脚不太利索,而且语言不通,各国伺候孕妇的饮食习惯都不一样,阿雅,我越瞧越不是那么回事儿……”

    阿雅反正任他挑刺。

    只等到他接上司电话,总算把人送走。

    简轩仪絮絮叨叨,简直跟他在怀孕似的,阿雅站在公寓下面,这条华人街再往前走一个街区,就滨海了。

    微风的味道有种湿湿的感觉。

    她穿舒适的浅口平底鞋,从楼下居住的做服装买卖的中国大婶那里定做的绵绸长裙,料子舒适,她怀孕后尽管身体不佳,但肤色却又白了一个度。

    如玉一样,苍白,也有安静的光泽。

    简轩仪瞧她许久。

    她也看见了他瞧她的眼神。

    她细声说,“有什么你就讲吧。”

    他几根手指搭着车门,有些用力,小心地看她的脸,才说,“自从席叔的骨灰回去,老爷子瞧见了,当场大病,怕也是不久了,现在是撑着,等着看一眼这个孩子……所以阿雅,”

    “我知道。”她轻声应着。

    她底子差,她拼尽全力,即便是把自己耗没了,也会万无一失把宝宝生下来,健健康康的,可她谁也不为。

    余下的三个月,她几乎没有好受过。

    怀孕就像面临一个又一个悬崖边沿的选择题,先是检查值不在正常范围,她要做羊水穿刺,后来两条腿水肿到无法走路,宝宝又在她肚子里踢得很厉害,她四个月时摆脱的孕吐,七个多时竟又重来。

    这是个能折腾她的。

    再后来,每天夜里只能左侧卧,每天要去医院跟着做操,把不正的胎位弄正。

    好不容易这些都解决了,肚子里的小东西又用妈妈的脐带玩脖子。

    绕颈。

    阿雅几乎奔溃。

    夜深人静,便怨起那人。

    生许久的气,可最后也只能对着自己哭,醒来时还得对儿子笑。

    跌跌撞撞到了九个月,她紧锣密鼓准备预产期,却还有人要给她添堵。

    阿雅望着公寓大门外,鲜衣怒马的少年。

    房东是个本土乌克兰大伯,憨憨的,他不太能识别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的体征,只知道五官相对平坦的都是东方人。

    他用很慢的英语疑惑地问阿雅,“你的朋友?”

    阿雅平淡地摇头。

    “嗨,大胡子先生,我是附近大学的留学生,来租房的。”

    乌克兰大伯歪了歪脖子。

    张梓铭慢条斯理把同一句话变成了乌克兰语。

    相谈甚欢,乌克兰大伯憨厚,可是爱财。

    ……

    阿雅慢慢地爬楼,回到自己屋前,转过身,“梓铭,回国去。”

    “住三楼,太高了,你肚子像个球,会碰到台阶的。”

    “这不是玩笑。”

    “当然,我在海洋学院挂了名,你可以看签证。”

    阿雅想了想,很冷淡:“我需要安静,我抵抗力差,而你沾毒,我还带着孩子,一切都表示你不适合住在这里。”

    少年清墨的眉毛挑了挑,极为冷漠地走到旁边的屋前,打开门又关上。

    “妈咪,在跟谁说话?”

    阿雅疲惫地扶着后腰,小家伙替她抵着门,手里还拿着一件粉色的婴儿服,在细心的摘掉线头。

    “一个游客。”

    席嘉舒黑澄的大眼睛扫了眼隔壁,哦了一声,又说,“大婶说怕你会提前把妹妹生下来,做衣服好赶哦,你看这些虚虚头。”

    阿雅想起什么,回击儿子:“你不是不肯去上学,那正好每天剪这些虚虚头。还有,不一定是妹妹的,拜托大婶做几件弟弟的。”

    小家伙板起一张斯文玉秀的脸。

    阿雅最近脾气不太好,也不哄了。

    她几乎每天的睡眠时间达到十七个小时,可睡眠质量随着预产期越来越近,很是糟糕。

    上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