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80.584:此情可待:这里的冬天很干净,没有故事也没有你【8k】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两年后。

    位于乌克兰最大商品集散中心的七公里市场附近,有一家生意火爆的中式餐厅。

    它坐落在七公里市场最中间的一个区,这里也是华人商家最多的一个区偿。

    七公里市场是东欧国家商品的晴雨表,每天除了货物流量,最大的流量就是人头撄。

    阿雅在嘉宝三个月大时,盘下了这栋两层小楼,与产权人交涉,支付租赁费用,紧锣密鼓地装潢,请地道的老北京厨师,自己也开始研究烹饪。

    谁也不知道她怎么了,突然想做事情了。

    两年下来,她做的还挺好。

    午间是最忙的时候,从码头过来的大批集装箱的工人都瞅准这个点儿。

    中式餐厅一层环境相对普通,费用不高。

    高档的布局在二层,充满中国风的包厢。

    “外面雪大了,小邓,让客人们进来长廊等,你安排一些点心,热茶出去。”

    “还有,小邓,催一催厨房,二十五号桌等烤鸭等很久了,沙漏都流光了,这一顿我们要赔。”

    张梓铭皱着眉头,湿着的修长双手擦一下身前的围布,耳朵里听着那道淡定温柔的女声,边掸了下烟头边走过去,指着那道素色娜影:“何阿雅,这月的账你看了没有?你哪是怕我们赔,就怕人家吃不上热乎的。”

    阿雅身子稍微倾出流理台,伸手就摘了他嘴边叼着的烟:“街区消防刚下了通知,你去那边吸烟室。”

    “嘿,咱们的价格能提点么大婶?每天中午长龙排队,人家在外面排你还心疼他们淋雪,点心都是俄罗斯奶油专供,喂,你让你家数学天才儿子算算,这个月有挣吗?”

    阿雅把他捻在流理台上的烟灰拾兜干净,瞥了眼他的左耳:“梓铭,耳钉你要么取了要么遮住,好几个留学生女孩以为你是坏人。”

    张梓铭伸手要扯身上的围布。

    阿雅即时说,“OK,各退一步,忙过中午你再走。”

    “这月工资和加班费,一分别短我的。”

    腿边拂过了一团东西,阿雅立刻揪住那一角红色波点的围兜,“席嘉宝,梓铭哥哥去洗碗,你别和他混,别给妈妈添乱。”

    黄绒绒的那撮冲天炮顿了顿,竖起的头发丝蔫了。

    阿雅觉得自己有点严厉,把粉嘟嘟的小脸轻轻捧回来,思考了一下,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哄着:“妈妈给你neinei喝。”

    那双琉璃般的眼睛瞪大了,总台下面,灯光暗,可还是看得出来,纯正的一对琥珀色,亮澄澄的,欢喜时,也安静。

    两岁了,还不说话。

    这事儿阿雅也挺犯愁的。

    抱起小肉团子,真是个肉团子,生下来六斤多,也不算胖啊,这两年哗啦啦的长。

    脸蛋一掐,像流沙包一样,能泌出来Q弹的汁儿。

    这么胖了,偏偏五官极好,卷卷的发,长得像扇子扑闪的睫毛,肉肉的小嘴,肤如凝脂,谁都说她生了个巴比娃娃公主原版。

    可只有家里的人,知道这小烈货的性子。

    难养得很。

    嘉宝头五个月时,阿雅没有母汁的,她身形不富余,小舒那时候就没有的,这她也没办法。

    小家伙能哭能闹,拼死不喝牛奶。

    这几个月把阿雅折磨疯了。

    后来想了好多办法,四处求医,土方子,什么样的都试过。

    也是奇了,按照乌克兰传统的催/乳方法,她竟有了乃水。

    嘉宝八个月开始和正宗的母汁,之后到现在,都没断过。

    主要是,阿雅也有。

    她吃那种神秘的食物,可能是连续食用过量,这两年不光母汁,她的身形也丰腴了一些,不若以前,病病殃殃,苍白纤弱。

    当然,也可能是开餐馆的原因,川味浓,油水多。

    阿雅把女儿抱到自己的办公室,放到桌上,她还没解开衣服,那白玉小手蹭蹭就上来了。

    阿雅气坏,“等等妈妈。”

    席嘉宝要吃的时候,可是谁也不认的。

    “瞪着一双眼睛干什么,妈妈欠你的?牛眼睛。”

    小家伙翻着水澈的眼仁儿,冲她不屑地吐舌头。

    真不像小舒,小舒多乖,可体贴了。

    阿雅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被小家伙用小肉手指捻了下胳膊,她低头去看,小家伙倔邦邦地瞪着她,好生气。

    “……”

    这双眼睛是有多厉害?

    阿雅咳了咳,“妈妈不是偏心,虽然哥哥的确比嘉宝懂事,但我们嘉宝还没长大……啊——”

    人家已经双手捧住,一吊小嘴,吃上了。

    阿雅干干站着,忍了会儿疼,把小东西往怀里搂住,循着躺椅坐下来。

    最后,一定是她把这家伙的脸拍开,阿雅低头望了望,被折磨得通红,生气又无奈地训告:“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席嘉宝,你满了两岁了。”

    咚咚咚——

    “何阿雅!以后洗碗的事儿别他妈归我了,一大老爷们像话吗?我容忍你很久了,你请个中国大妈洗碗工费几个钱?”

    门缝开着,传来清楚的声音,还有人要踏脚进来的脚步。

    “别,等一下!”

    阿雅轻声一叫,搂着女儿挡在身前,慌忙去扯衣襟。

    等张梓铭听到可以进去的传唤,他站在门槛边沿,略眼一瞧,张扬英俊的五官上并无异色,戾眉道:“我说的事儿……”

    腿脚腻上来一个东西。

    张梓铭揪了揪那把小冲天炮,软软的毛儿,嘴角几分笑意,仍是问办公桌后转过去的女人:“行不行啊?”

    “炒菜你不会,当侍应生你脾气不行,那你说除了洗碗你能干什么?”

    张梓铭抿唇,低低艹了一声。

    阿雅始终没转过来。

    对话也没下文。

    张梓铭的裤腿一再被扯,他蹲下来,刮了下那娇滴滴的小玉脸蛋,“行了行了,公主喂,哥哥带你走,咱们玩会儿,五点你亲哥就下学了啊。”

    说罢,抱起小公主转身出门。

    “梓铭。”

    那女人起身,不过没追出来,声音仍是有些促气,仿佛气息在她喉咙里浅浅地埋住了,不由声线更显得低柔婉弱:“你不许带嘉宝去夜流那种地方了,你也少去。”

    年轻的男人转回身,他一米八几,眉目轻挑。

    屋子里的女人用门微微掩住身形,低低地又说:“听到了没有。”

    他往出走,吹了个口哨,“小嘉宝,跟哥哥学一句,大妈你真烦啊!”

    “……”

    阿雅关上门,检查自己衣裳,刚才都穿好了的,不过总有这样尴尬的时候。

    梓铭,二十一岁了,说小也不小,这两年风月事更不少,从公寓到七公里市场,阿雅走在路上都不好意思冲那些未出阁的乌克兰姑娘打招呼,全是他前女友……

    张梓铭下楼来,把粉雕玉琢的小人儿放到后座的儿童椅。

    嘉宝不说话,从出生到现在,顶多要什么东西的时候跋扈地嗷嗷一声。

    可家里人,跟小家伙交流完全没问题。

    这孩子有一双韧气的眼睛,可见得娘胎里出来就是个横的。

    这会儿,又用那双琥珀色的大眼仁儿看着自己了。

    张梓铭讨好的说,“哥抽根烟,一定散了再上车,不让小嘉宝臭。”

    他关上车门,反身倚着,点了烟抬头,能看到餐厅的二楼某扇窗户,双面开着,阳台上摆着几盆植栽。

    他慵懒的抽烟,闭了会儿眼睛,耳朵里轻缓地滑过刚才在办公室门外听到的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是她在整理衣服。

    他把烟甩在地上,看到自己的手,指腹被洗洁剂泡的还是皱的。

    电话响起。

    他事情挺多的,可每天中午都过来洗盘子。

    他厌恶那些集装箱的中国工人,七公里的华人商贩子,他们来吃一顿,看着她的眼神,他妈的一个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谁不知道席家小栈的老板娘没男人,带着俩孩子。

    ……**……

    餐厅的晚间时段,阿雅是不管的,她精力有限。

    交给经理,第二天对对账,问问就行了。

    一般四点过半,她会开车回港口。

    住的还是原来的老公寓,不过从三楼挪到了一楼,一楼带个栅栏院子,原来的租户走了,房东看她提价,就让给了她。

    周围也有独栋新房,更宽敞舒适,阿雅手头也不是没那个钱。

    她跟小舒梓铭商量过,大家对搬家没什么兴趣。

    嘉宝是个孩子疯,虽然不说话,可和院子里的小朋友们玩的很好。

    她回到家,先去隔壁房把小舒和梓铭的脏衣服拾兜到篓子里,分门别类放入洗衣机。

    在自己房间里整理了下账目,时间差不多,她出来做饭。

    六点还差几分,门孔的钥匙圈转动了。

    阿雅出来,手里还拎着擀面杖,瞅见七岁的儿子抱着两岁的女儿进来,阿雅放下擀面杖,抹了手忙接住肉嘟嘟的小混蛋:“席嘉宝,你这么欺负哥哥?”

    小东西哼哼了一声。

    席嘉舒长是长了不少,可身条如玉,清瘦,呼吸有点喘,放下书包,替妹妹辩解,“妈咪,是阿宝玩累了,正好锻炼我啊。”

    “小舒,你宠妹妹妈妈意见,但是上台阶的时候要是都摔了怎么办?”

    “台阶一般三十厘米一阶,我的腿超过三十厘米了,不会发生这种概率的。”

    阿雅无言以对,她这儿子,上学两年,华人班就跳了两级,阿雅挺愁,要是把儿子放到当地的学校,那些几岁就人高马大的乌克兰小孩,嘉舒在其中,会不会很吃力?

    “妈咪,又吃饺子啊?”

    “恩,妈妈最近学了个新馅儿调配,给你们尝尝。”

    “哼!”

    席嘉舒立刻翻译妹妹的话,“阿宝说她不爱饺子,怎么办啊?”

    “由得她。”

    喝母汁都喝饱了,吃辅食纯属糟践粮食。

    每天不把餐桌蹂成战场不歇的,阿雅觉得是怀孕那会儿太小心翼翼,什么好什么来,生出这么个小混蛋。

    进了厨房,她目光有些飘忽,回头看看那不屑一顾窝在地上玩的小肉球,一时又觉得,女儿的性格,像极那人。

    ……**……

    没等上梓铭,阿雅让俩个小的先吃了。

    刚吃完,隔壁门锁响了。

    阿雅开门,“快过来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