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2章 美梦(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郑晟安静的躺在松软的床榻上,胸腹处火烧火燎。

    “这酒烈啊。”

    最烈的酒才能配得上天启最勇猛的将士,呕吐完后他脑子虽然晕乎乎的,但心里非常痛快。庆功宴之后,天启将要在江南掀开新的时代了。他要处理好弥勒教派系与团聚在于家周围的豪强的关系,要平衡好江南本土势力与天启的关系,更重要他梦想的世界与现实之间的关系。他要准备纳妾了,很久以前他在学习几何时,老师告诉他三角形最稳固。自古帝王无私事,他要在于家与弥勒教外让江南本土力量成长起来,而纳妾将是最便捷的方式。

    他想起于凤聪,“政治逃不开算计,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无法避免。”他如从前一般喜欢这个女人,但愈来愈复杂的朝堂之争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残余的烈酒还在烫着他的咽喉和胃,他觉得浑身发热。

    从前他看见军中莽汉子偷偷摸摸把自己灌醉,然后癫狂般大喊大叫。他厌恶那种失去理智的模样。现在,他喘着粗气,忽然觉着这样也不错。

    “宗主醉了。”

    护卫把他扶进卧室,小心擦干净他嘴角的污秽五。

    秦飞章和于宝才如两大门神护在他两侧,笨拙的束手无策。他们是宗主的亲卫,可以为保护宗主的安危出生入死,但粗鲁的汉子不知道怎么去照顾酒醉的宗主。

    后花园里灯笼的亮光照耀树木的影子摇曳,这里被保护的连只鸟儿也进不了。

    忽然,从院子外面来了一群人。

    此时能出现在这里的只可能是宗主府里的人。

    “宗主怎么了?”一个温柔的女声传过来。

    秦飞章与于宝才接到部下的禀告后屋里走出来。见到来人,秦飞章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宗主醉了,你们这些人在这里点着这么多灯火做什么,”月儿脚步轻快,“你们都下去吧,宗主交给我照顾了。”

    秦飞章与于宝才对视了一眼。他们都见过宗主平日怎么对月儿,从前月儿就照顾过宗主的起居。月儿是无需怀疑的。

    “宗主在屋里吗?”月儿指向虚掩的房门。

    秦飞章点头答应:”嗯。“

    “你们领着人出去吧。“月儿温柔的笑了笑,”宗主醉了,睡一觉便好了,我去照顾她。“

    她抬脚往屋里走去。于宝才起了个念头忽然想伸手拦住她,但测头看见秦飞章没动,他伸出一半的手又停了下来,犹豫着问:“这合适吗?”

    秦飞章也有一点犹豫,但很快做出了决定:“那我们出去了。”

    他朝于宝才打了个手势,道:“我们到院子外面守候吧,这里人太多扰了宗主歇息。”

    月儿点点头,朝二人莞尔一笑,推开房门走进去。

    灯笼的亮光从窗户透过来,惨白惨白的,如天上的月色。

    屋里弥漫着一股酒气,郑晟在床上翻了个身,喉咙处响起一阵吞咽的声音。

    外面的亮光游动,护卫们轻微的脚步声慢慢远去。秦飞章和于宝才走的很小心,生怕惊动了宗主。

    月儿痴痴地站在床前,脑子神游。

    她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张家湾被鞑虏屠杀的那夜,宗主还是个少年。少年把自己从冰冷的江水中抱出来,回到村里的屋里解开衣服,点燃篝火让自己瘦弱的身子慢慢温暖起来。那个屋子——像极了眼前这个屋子,里面的都是昏暗的,她看不清那少年的脸,那少年也看不清楚他。

    月儿痴痴地想着,脸上禁不住发起烧来。

    “宗主,你说我这辈子怎么还嫁给旁人。”她走到床头边低下头,冰冷的指尖轻轻的抚摸在温暖的脸上。

    十年了,她宗主近在咫尺,可直到今夜才敢用指尖触碰到他的肌肤。

    “我能这般陪在宗主身边一辈子,便知足了。”她胡思乱想着,说给自己听。忽然,耳边又响起张金宝的话:“女人家迟早要嫁人的,从前天启一直处于生死存亡之际,宗主抽不出功夫来,等宗主在江南稳定下来,一定会为小姐找一门亲事。”

    张金宝是她父亲的随从,这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