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太子走后,徐莺坐在床上,手上抱着正在吃奶的三郡主,但头微仰保持四十五度角的思考状态。

    她现在在想的是赵嫔的事。

    奶瓶,奶瓶。

    在这里听到一个这么现代化的词汇,由不得她多想。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假如这位太子嫔赵婳不是她的同乡,那她妈一定就是同乡。

    那究竟她是穿越女呢,还是她妈是穿越女呢。

    听闻赵婳的亲娘赵姜氏从前是个贱籍出身的奴婢,结果后面却攻克了赵四老爷这个侯府公子,还迷得赵四老爷神魂颠倒最后非卿不娶,最后连老宣国公都没拗过儿子不得不让他娶了赵姜氏。而赵四老爷娶了赵姜氏之后,因怕妻子在家中会让人瞧不起,带着她十几年都在四川任上。而赵四老爷这十几年对赵姜氏一直痴心不改忠贞不移,哪怕赵姜氏十几年来只生了赵婳这一个女儿,也没以传宗接代为借口纳妾蓄婢。

    按照穿越女穿过来哪怕身份再低,但总能嫁得高门寻得真爱最后一生一双人的原则,这样看赵姜氏是十分有穿越女的特质。

    不过听说这位赵姜氏除了模样漂亮才能却十分普通,反而不及她的女儿赵婳。听说赵嫔在娘家时,小小年纪就会帮着家中管家理财赚钱置业,认得她的人就没有不赞一声好的。何况奶瓶这东西毕竟是从她手上被“创造”出来。

    这样一想,仿佛又是这位赵婳更像是她同乡。

    倘若她娘赵姜氏是穿越的,她跟她上下隔着一代,赵姜氏又已经是嫁人生子的人,那对她几乎没有影响。

    但倘若赵婳才是穿越的,那事情就要大条了。

    无数的事实证明,同一个时空如果出现了两个穿越人士,这两个穿越人士又恰好是女的,再恰好年纪相仿,再再恰好还看上了同一个男的或嫁了同一个男的,那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两穿越女中其中一个是女主,另一个就是成全女主的炮灰。

    徐莺不由拿自己跟赵婳对比了一下。

    论家世,人家是侯府小姐,先太子妃之妹,你是穷秀才之女,赵婳赢。

    论容貌,人家美得惨绝人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在美女如云的皇家里顶多算是中上之姿,赵婳赢。

    论才能,人家会管家理财赚钱置业人人夸,而你自穿过来之后就直接当了一只米虫,赵婳赢。

    论份位高低,人家是正三品太子嫔,你才是个六品的太子才人,中间差了三级,赵婳赢……

    我靠,坑爹呀,怎么看都像她才是变炮灰的那一只,徐莺顿时觉得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摇摇欲坠。

    难道自己辛辛苦苦穿越一趟,真的只能做个成全女主的炮灰?要不要这么虐!简直越想越泪流满面。

    徐莺连忙让自己深吸了好几口气,对自己道要顶住,天生我材必有用,上天安排你穿越一趟,一定不会只让你来做个炮灰的,她一定还有别的用意的,赵婳虽然比你的优势好了不是那么一点点,但到目前为止也不是那么恐怖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自己跟赵婳比,其实也不是没有优势的。

    比如说,她比她得宠(这个是实打实稳胜的……);

    再比如说,她生了女儿而赵婳没有(人家虽然没生孩子,但手上养着太子嫡出的一子一女,仿佛不算优势,自己耍赖一点也只能说是个平局)。

    再想就实在想不出来了。

    四输一胜一平局,那胜的一句还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她反超,简直是越想越是泪……

    旁边梨香看着徐莺,只见她面上一副沉思的模样,表情却是几番变化,一会儿忧愁一会儿苦思一会儿皱眉再一会儿又是苦愁,仿佛遇到了极难决定的事。梨香有心想要为主子分忧,但又怕主子说出烦恼后自己也不能决断,让自己以为自己无能来,一时难以决断。

    正巧这时,三郡主在亲娘怀中已经喝饱了奶,但亲娘的胸却还压着自己的鼻子嘴巴,令自己呼吸不畅,小郡主感觉不舒服了,于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徐莺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低下头去看女儿,看到三郡主脸上被憋得通红的样子,连忙将女儿抱起来,并放下衣裳,然后一边哄一边愧疚的对还在哇哇大哭的女儿道:“哦哦,是娘压着我们小郡主,让小郡主不舒服了是不是,对不起,娘不是故意的……哦,我们三郡主不哭了,娘下次再不这样了……乖乖,我们三郡主最漂亮了,一哭就不好看了,不哭了好不好,你一哭娘会心疼的,还有你父王也会心疼的……”

    只是小郡主还听不懂话,只知道自己不舒服了,手不能动嘴不能说,哭是唯一的表达方式,偏偏她的体力还好,声音又响亮,声嘶力竭的,眼睛上还带着泪,听得徐莺心疼的要命,然后自己也想跟着哭了。

    徐莺此时早就后悔刚才不该一心二用了,赵婳就算也是穿越女又如何,哪里比得上她的女儿重要,她怎么能为了她将女儿差点给憋坏了。

    旁边的奶娘看着大哭的三郡主,心里有些蠢蠢欲动。

    她们进东宫本来是来奶三郡主的,但从三郡主出生以后,徐才人却要亲自给三郡主喂奶,到现在为止,三郡主还没喝上她们一口奶。奶娘心里再鄙薄徐莺的同时,心里也有些不安。

    她们既然被分进了东宫,那便不会再被送回内务府去,但做主子亲近的奶娘和主子不亲近的奶娘却是有很大区别的。她们奶过孩子的人都知道,小孩子是分辨得出气味的,他们喝谁的奶就容易跟谁亲近。有些主子喝奶娘的奶水长大,常年由奶娘照顾,对奶娘甚至比生母还亲近,将奶娘当做半个亲母来对待。前朝时就有一个皇帝,因为跟自己的奶娘亲近,自己登基之后甚至将奶娘封成了保太后,将其侍奉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