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百章

    徐莺伏躺在地上,她的手被擦伤了,脚好像也伤到了,脸颊有些疼,大概也擦伤了。

    她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载着她们的马突然发起狂来,往前奔去,然后撞到前面赵婳的马车上,两架马车同时倒下来。

    她和梨香杏香都被摔了出来,她不知道赵婳现在如何。

    梨香和杏香就摔在她的旁边,大约多多少少也都有些受伤了。她们爬起来,半瘸半拐的走到徐莺的旁边,将她扶了起来,唤道:“娘娘……”说着又急切的问道:“娘娘,药呢,药没摔碎吧。”

    徐莺摊开自己的手心,装药的小瓷瓶还完完整整的躺在她的手心里。就在她要摔出来的时候,她便将药瓶紧紧的包在了自己的手心里,所以摔下来的时候,她的手心擦伤得严重了一些,但药却没有事。

    梨香和杏香松了一口气。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来,这样的天气让人连心情都跟着抑郁起来。徐莺吩咐梨香道:“去看看宁妃有没有事……还有她手里的药有没有摔掉。”

    惊马的时候她坐在车厢里,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赵婳在这上面动了什么手脚,所以自然不知道为什么马会突然受惊狂奔起来。可是她清楚,是自己的马撞上了赵婳的马车的,而赵婳手上有给二皇子的药……徐莺不敢想象,如果药摔了……

    跟随她们的侍卫已经走过来请罪并询问她有没有事,徐莺现在没有心情理她们。梨香按徐莺的吩咐走到了赵婳那一边。

    赵婳摔下来的时候正好摔到一颗大石头上,此时正昏迷着,有血从她头上渗了出来。而在她的旁边,防着碎掉的小瓷瓶,以及倒得到处都是的白色药粉。

    梨香回过头来,对着徐莺摇了摇头,然后道:“药已经没了。”

    徐莺闭上眼睛,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雨已经越下越大,雨珠打在人的脸上让人觉得生疼。

    徐莺没有时间来处置这里的突发状况,她只想快点将药送回宫里去,她的儿子还等着她的药救命。

    她对杏香吩咐道:“杏香,你和一部分侍卫一起留在这里,慢慢将宁妃带回宫里。我和梨香先带着药赶回宫里。”

    杏香自然知道这是最妥当的做法,什么事都没有送药回去给四皇子重要。杏香对徐莺点了点头,道:“娘娘放心,奴婢会处置好的。”

    徐莺点了点头。徐莺出来的时候怕带的人多会累赘,拖慢行程,所以只带了五个侍卫。而赵婳更是一个都没带,只有一个赶马的太监。而此时那太监也摔伤了。

    车厢摔下来已经不能用了,徐莺和梨香只好让其中两个侍卫直接用马带着她们飞奔回皇宫,将另外的三个侍卫和杏香留了下来,想办法将赵婳带回宫里去。

    徐莺回到宫里的时候,雨还没有停,她全身都湿透了,但她顾不得在乎,几乎是半走半跑的去了皇子所。芳姑姑一直站在门口翘首等待着她,见到她和梨香回来,连忙高兴的迎了上来,道:“娘娘,您终于回来了。”说着又看到徐莺和梨香手上脸上的伤,以及并没有杜邈的身影,又问道:“娘娘,您和梨香怎么受伤了,还有杜神医呢?”

    徐莺道:“先不说这么多了,先将药弄了给昭儿服下。”

    芳姑姑顾不得多想,匆匆的和徐莺一起进了屋子。

    徐莺按照杜邈说的方法,和芳姑姑一起将药用滚烫的开水冲泡好,一边弄时还一边简略的跟她说了杜邈说的话,还有半路上惊马将赵婳手上的那瓶药摔掉了的事情。

    芳姑姑安慰徐莺道:“娘娘不要自责,惊马谁都没有预料到,二皇子的药摔了与娘娘并没有关系。”何况芳姑姑有些怀疑,惊马的事情虽然看起来是贵妃的马撞上了宁妃的马车,可这其中宁妃未必没有动什么手脚。但说若是惊马两瓶药都摔了,四皇子和二皇子都治不好,谁最后得利最多就足够惹人怀疑。

    徐莺点了点头,然后将药交给芳姑姑,道:“快拿去给昭儿服下。”

    芳姑姑点了点头,端着药碗进去。四皇子的病情比早上她离开的时候又更严重了,现在已经陷入了半梦半醒之间。徐莺紧张的握着手,只希望杜邈的药能有用。

    而后皇后大约是听到了她的动静,派了秋纹过来看。先是问徐莺是否有将杜神医请了回来,或者是求了药回来,四皇子如何了等等之类的。等知道四皇子已经喝过了药之后,秋纹像是松了一口气,接着才又隐晦的问起有没有二皇子的药呢?

    徐莺想到那瓶已经被摔碎的药,眼神黯淡,没有说话。而梨香则默了默,然后将那瓶药已经在半路上碎碎了的消息告诉了秋纹。

    秋纹大惊。

    徐莺开口问道:“二皇子的病情如何了?”

    秋纹叹了口气,回答道:“二皇子的病情恶化得比二皇子要快一些,现在已经完全不清醒了。”说着摇了摇头,道:“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一关。”脸上颇有一些同情的味道,无论二皇子平时行事多么不讨人喜欢,但此时病了,全身虚弱的躺在床上,还是很能令人怜悯的。

    徐莺的表情也跟着暗淡起来,有一瞬间,徐莺突然觉得她时不时应该将手头上的这些药分一些给二皇子。只是想到现在也还躺在床上的四皇子,自己自私的爱子之心到底占了上峰,让自己没有将话说出来。

    秋纹也没有想让徐莺将药分出来的意思。说实话,皇后和魏国公府现在是站在四皇子这一边的,她现在照顾二皇子是身为皇后的本分,但私心里,比起二皇子,皇后只怕更希望四皇子好,所以秋纹也不会蠢到让徐莺将药分出来给了二皇子。

    秋纹又道:“那娘娘先照顾四皇子吧,皇后娘娘十分记挂四皇子呢,奴婢这先回去跟皇后娘娘禀报四皇子的病情。”

    徐莺点了点头,然后秋纹便出去了。

    宫女服侍着徐莺换过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芳姑姑找了太医过来,替徐莺处理了她手上,腿上和脸上的伤。然后徐莺便坐在永延宫里,静静的等着四皇子可能会好转的消息。

    而皇帝就是在这种时候回来的,一脸的憔悴,身上头发全都湿透了,从外面走进来,地上沾了一地的水迹。

    徐莺看到皇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接着便突然泪眼模糊起来,像是这么多天以来,终于发现了发泄口一般,嗓音沙哑的喊了一声:“皇上。”说着又不知道从何处说出口一般,喃喃道:“昭儿,昭儿他……”

    皇帝走过去,顾不得湿透的衣裳,轻轻抱了抱她,然后道:“好了,我知道了,我回来了,昭儿也一定会没事的。”

    徐莺却靠在皇帝的怀里,大声的哭泣了起来。皇帝稍稍安慰了她,然后便远远隔着屏风看了一下四皇子。

    床上的四皇子躺着,仿佛只是同往常一样睡着了一般,十分的安详。皇帝的眼睛沉了沉,他不知道,他不过出去视察一次农桑,后宫便像是天翻地覆了一般。

    徐莺在这个间隙,自然将她和赵婳去了灵觉寺问杜邈求药,因为惊马,二皇子的药碎在了半路等事情说了出来。徐莺哽咽着声音道:“我不知道马为什么会发起狂来,二皇子的药摔碎了,你怪我吧。”

    其实她很怕皇帝会说出将四皇子的药分给二皇子的事情来,但最终皇帝并没有这样说,他只是拍了拍徐莺的手,然后道:“这件事不关你的事。”宫里的马都是驯服过的,突然惊马十分蹊跷,但现在却不是去查探这些的时候。

    皇帝对徐莺道:“你先看着昭儿,我先去看看昹儿。”

    二皇子的病情比四皇子要严重得多,听皇后所说,二皇子几次已经差点窒息过去了。皇帝看得眼睛越来越沉,等问过了太医二皇子和四皇子的病情,接着顾不得换衣服,又匆匆的带了几个人出宫往灵觉寺去了。

    皇帝到达灵觉寺时,杜邈正收拾了东西准备进宫去。见到皇帝到来,又一丝的诧异,等知道皇帝的来意,则又是叹了一口气。

    杜邈道:“给贵妃和宁妃的两瓶是仅剩下的两瓶,其余的药全都送往南边的天花疫区了。”

    皇帝问道:“重新配制需要多少时间?”

    杜邈道:“至少两天,其中一味药至少需要两天来熬制。”他找了文房四宝出来,一边在纸上写字一边道:“除了这个药之外,四皇子还需要其他的药来配合治疗,我已经将药备好了。我将药的用量和熬法写下来,请皇上快马加鞭送回宫里去给四皇子,让太医遵照我的方法治疗四皇子。然后现在我给二皇子配药。”说完将写好的东西交给皇帝。

    皇帝看了一眼,然后交给了身边的侍卫,让快马加鞭送回宫里去,接着又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