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4章 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百零四章

    邓念走出玉福宫的时候,心里很是有些疑惑不解。

    她莫名其妙的被贵妃娘娘召进宫里来,来宣召的姑姑称是贵妃娘娘得了一本箜篌古谱,但却是残章,听闻她擅箜篌,想让她将残谱重新谱全。

    宫里的贵人们行事差不多的路子,寻个理由召进宫,为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她与贵妃娘娘并无多少交集,唯一的见面还是上次随母亲进宫探望佟太妃时见过一次,那时候她对这个独宠后宫的贵妃娘娘是十分好奇的。外头对这位贵妃娘娘总有诸多的传说,怪诞点的都说她是九尾狐仙转世,长得美貌异常,这才迷得天子十几年只宠她一人。后面见了贵妃真人,才觉得外头的传说也只是传说,贵妃娘娘实在不像外头传得那样离奇。倒也不是说贵妃不漂亮,能让天子看中的人,怎么可能没有美貌,只是不像外头传的那样,美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不过贵妃有一种让人觉得很舒服的气质,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面目柔和,看着你时,就像是冬天的太阳洒在你身上来。

    可是看起来再舒服温和,总还是高高在上的贵妃,总还有威仪在。她猜不出贵妃召见她的目的,进宫时候便十分忐忑。

    可是等进了宫之后,贵妃除了不动声色的仔细打量了她一番,然后便十分平常的与她寒暄,再接着将箜篌残谱交给她,让她直接用准备好的箜篌将谱子谱完。等她谱完之后也未曾说其他的话,赞了她一番,赐了赏,然后便让宫里的姑姑送她出宫了。看着倒像是真的只是为了让她谱曲一样。

    邓念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可没听说贵妃娘娘喜爱箜篌,或者最近迷上了箜篌啊,今天事实在是十分的莫名其妙。不过看贵妃娘娘刚才的态度,倒不像是她哪里得罪了她要怪罪下来,这让她稍稍松了口气。

    她正放下心中的念头,却突然听见前面传来一道声音:“念姐儿,你怎么在这里?”

    邓念抬起头看了看正站在前面,诧异看着他的四皇子。

    邓念是绷着一根弦进宫的,此时见到四皇子这个熟人,心里才安心下来。她刚想放开了手脚与四皇子说什么,可是眼睛瞄到旁边的宫女,又连忙忍住了,规规矩矩的给四皇子行了个礼:“见过四皇子。”

    旁边的宫女也对四皇子福身行礼,其中领头的宫女还笑着问四皇子道:“四殿下,您今日怎么这么早来?”

    四皇子对宫女挥了挥手,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看着邓念道:“你今天跟我倒是多礼起来了,平日可没见你这么乖巧。”说着想到这是宫里,她不规矩也不成,便没再说下去,转而又挑起眉头,问她道:“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来我母妃宫里干什么?”

    邓念道:“回四皇子话,是贵妃娘娘召臣女来谱一首箜篌曲子。”

    四皇子挑了挑眉毛,谱曲子?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母妃她自己都说自己琴棋书画一窍不通,文雅的事跟她沾不上边,她也不好这一口。比起琴啊曲啊这一类的东西,她宁愿看那些讲情情**的戏本子。

    邓念看着四皇子在那里不说话,只一副表情变幻莫测的,不知道在想什么。邓念在这宫里不自在,想早一点出宫,便对四皇子道:“四皇子若没有什么事,臣女这就告退了。”说完屈了屈膝,准备离开。

    四皇子却叫住她道:“诶,你等等,我明天跟你哥哥打马球,你一道来吧。你上次输了我,不是说一定要赢回我吗,到时候你一块儿上场打。”

    邓愈因为马球和蹴鞠玩得好,这才跟四皇子成了过命之交,他这个妹妹比起哥哥来,马球和蹴鞠也玩得不遑多让。景川侯府是武将之家,也不拘着家中的闺女不许学这些,四皇子和邓念会相识,还是因为跟女扮男装的邓念打了一场马球。

    邓念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宫女,垂着头道:“这是你们男人才玩的游戏,我一个姑娘家,还是在家中绣绣花做做针线的好。”

    四皇子睥睨着眼看她,呵呵了两声,一副“你少在这里装”的表情。

    四皇子接着道:“说定了啊,到时候你一定要去。还有上次你不是想找《清乐集》棋谱吗,我帮你找着了,到时候我一并拿给你。”

    邓念道了一声谢,四皇子对她摆了摆手,邓念接着便告辞。

    等出了皇宫,景川侯夫人早就在门口等着她了,一见她进来,连忙将她迎上了马车,看到女儿脸上并无异色,不像是受了委屈的模样,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问她道:“贵妃娘娘召见你做什么?”

    邓念松了松自己一直紧起来的弦,然后道:“谱曲。”

    景川侯夫人道:“就只是谱曲,贵妃娘娘没做其他的?”贵妃特意将女儿宣进去,她可不相信真的只是为了谱曲。

    邓念对着母亲摊了摊手,表示就是这样。

    景川侯夫人莫名其妙起来,正想说什么,结果车帘子一开,邓愈从外面跳了进来,看着邓念,问道:“你没事吧,贵妃娘娘可有为难你?”

    邓念道:“贵妃娘娘很可爱可亲,怎么会为难我。”

    景川侯夫人奇道:“你说这贵妃娘娘究竟想要干什么,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邓愈常在宫里走动,揣测人心的本事比母亲和妹妹厉害一些,多多少少能猜出点贵妃的意思。

    邓愈想到近来跟妹妹走得越来越近的四皇子,以及上次三皇子送出来的箜篌,有心提醒妹妹以后跟三皇子和四皇子远一些。宫里的皇子并不是妹妹沾染得起的,景川侯府也并没有让女儿嫁进皇家博富贵的念头。

    只是看到妹妹脖子里的玉佩,邓愈又终还是将话咽了下去。邓愈跟四皇子走得近,自然知道这块玉佩是四皇子一直呆在身边的,现在却挂在妹妹的脖子上,有些东西不言而喻。而邓念此时却眼睛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却无意识的放到胸前,小心的抚摸着胸前的玉佩。

    邓愈想,他还是先什么话也不要说吧,妹妹和四皇子都还小,一些心头暧昧不清的情絮或许自己都还不清楚,等过两年可能自己就放开了。他若现在点明了,弄得不好,万一让他们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弄出个什么事情来,后悔都来不及。

    四皇子的婚事是连他自己都作不了主的,景川侯府也没有做外戚的野心,何必让妹妹深陷其中呢。

    邓愈对母亲道:“贵人们的心思哪里是我们能揣测得了的。”说着又道:“走吧,我们回府吧。”说完便让外面的小厮启程。

    而另一边在玉福宫里,四皇子凑在徐莺身边,笑问她道:“母妃,你召念姐儿……就是邓大小姐做什么?”

    徐莺装作不在意的道:“听说你跟她玩得好,你一向不爱亲近姑娘,我想看看让你高看一眼的姑娘长什么样。”说着顿了顿,又道:“我看着她除了长得标致点,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四皇子道:“谁说没什么特别的,她马球和蹴鞠玩得好,也不像其他女的那样爱哭哭啼啼的。”

    徐莺道:“我还以为你看上人家姑娘了呢。”

    四皇子惊得跳远了一步,惊吓的道:“胡说,我没有。”他说得十分义正言辞,可是不知怎么的,心却有点虚起来。

    徐莺转过头来看他,仿佛是想要看出点什么来,看的他越发不自在。

    正在这时,皇帝从外面抬脚走了进来,开口问道:“什么你没有?”

    四皇子像是逃过一劫一样,连忙喊了一声“父皇”,说完逃也似的逃开,一边跑一边道:“我打扰你们,我去看看七弟。”说完一溜烟就不见了。

    皇帝奇怪道:“他这是怎么了?”

    徐莺叹了一口气,很忧伤的道:“孩子大了,儿大不由娘啊。”

    皇帝笑了起来,牵了她的手往榻上坐下,笑道:“昭儿是做了什么事惹得你忧伤起来了。”

    想到四皇子,再想到三皇子和邓家那姑娘,徐莺只觉得一团乱麻。其实今天将邓念召进宫来,徐莺是想要试探试探她,然后警告一番的来着。只是后面想想,还是算了。或许人家并没有那样的心思,让她这样一委屈,说不定人家真要弄出点什么来好坐实了罪名。何况景川侯掌管京卫所,是她们需要笼络着的人家,四皇子又跟景川侯世子交好,为此伤了他们的情分也不好。

    只是徐莺到底担心,便将从三公主那里听来的事,以及自己探听到的事,还有今天的事一并说给了皇帝听,接着担忧的问道:“你说万一昭儿和三皇子真的同时看上了邓大姑娘,这可怎么办?”

    皇帝却并不放在心上,笑着道:“你也太杞人忧天了,昭儿和旭儿才多大点,懂什么喜欢不喜欢,就算真有什么,年少时的感情又怎么做得准,保不定过几年就丢开了。再则说了,就算你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昭儿若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沉浸在儿女情长里,我又怎么放心将天下的责任交给他。儿女自有儿女的福气,这些事情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去。”

    徐莺不满道:“你倒是看得开。”

    皇帝道:“所以你也学着我看开点。”他说着接着道:“比起昭儿,昕儿的婚事才是要紧的,昕儿今年都十五岁了,真是时光荏苒。”他笑了笑,继续道:“你可知道,今天楚濂那小子找来跟我说想要求娶昕儿。”

    其实从二公主的亲事定下之后,三公主的婚事就一直在提,也常有外命妇想在她这里试探她态度的。这要说最积极的,要数安陵郡主一个。安陵郡主是从前几年开始,便想着让自己的独子尚了三公主的。

    徐莺笑着问他道:“那皇上怎么说?”

    皇帝道:“什么怎么说,当然是先将他打一顿。”在他眼皮子底下敢觊觎他的女儿,真是皮痒了。

    徐莺笑了起来,打趣道:“楚濂那孩子可是去年武举的探花,皇上和他打,可别是被他打输了吧。”

    皇帝伸手掐了掐她的脸颊,道:“你这么不相信你男人?”

    他跟楚濂这一仗倒是没输,可应付得也颇为吃力。真是老了,到底比不上年轻的时候,体力足。想到朝气一般的楚濂,皇帝也时有这样的感慨。

    徐莺又问道:“那皇上对昕儿的婚事是怎么打算的?”

    皇帝道:“我早说过,昕儿的驸马让她自己选。我们就这一个女儿,我希望她一辈子都圆圆满满的,嫁人要她自己乐意,嫁得高兴才好。”不过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让她自己选,昕儿多半还是要选楚濂那小子的。

    楚濂那小子除了总是打昕儿主意这一点令人不爽之外,其他方面倒是挑不出错来。文韬武略,青年才俊,模样也出挑。但他最令皇帝满意的一点,还是拒绝家里给他安排的通房丫鬟,到现在屋子里还是干干净净的。

    徐莺正还想说一句“皇上也不怕昕儿选错了人”,结果话还没出口,郑恩却紧蹙着眉头从外面走了进来,匆匆的对皇帝行了个礼,便开口道:“皇上,出事儿啦,五公主中毒了。”

    皇帝听得眉头一簇,倏地一声站起来,未来得及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匆匆的往门外走了出去。郑恩拱手对徐莺打了个千,匆匆的跟上。

    徐莺站在后面呆愣了一会,差点以为自己听差了,等皇帝走了之后才反应过来,然后将杏香叫了进来,问道:“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杏香道:“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五公主是在宫外中的毒,一同中毒的还有宣国公府的二小姐。”

    徐莺听完后第一个念头是,又是宣国公府。第二个念头是,怎么宣国公府也有人中毒了。

    徐莺想了想,然后对杏香道:“走,我们也去看看。”刚走了两步又想到了什么,又停下脚步,又对杏香道:“你去我房间,将多宝阁上放着的一个檀木匣子拿出来。”

    杏香道了一声是,然后进了内室。

    这时候四皇子抱着七皇子走了进来,有些疑惑的问徐莺道:“母妃,我听到好像出什么事了。”

    徐莺回答道:“是你五姐姐出事了。”说着顿了顿,又接着道:“五公主中毒了。”

    正在这时,杏香已经抱了匣子走了出来,徐莺正准备带了杏香往外走。四皇子想到了三皇子,对徐莺道:“母妃,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将七皇子的奶娘喊了过来,七皇子正在四皇子怀里捏着四皇子的耳朵玩,见四皇子要将他交给奶娘,在四皇子怀里扭成麻花样,一边扭一边抱紧了四皇子的脖子道:“我不要你,我要四哥。”

    四皇子也顾不得,直接将七皇子塞给了奶娘,哄了他一句,然后便和徐莺去了公主所。

    徐莺和四皇子到的时候,皇帝、皇后已经在了,五公主床边围了太医,三皇子跪在五公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