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6回 逼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卓君这是自分手以后第一次看见季丹阳,她气色不错,眼睛里有亮光,可见过的很滋润。

    他不是不知道季丹阳有人追,但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身上总少了一些什么,现在稍稍能好一些,如果现在和丹阳继续前缘,他可能腰板会挺的更加直一些。

    “你呢,也是过来吃饭,你朋友?”

    丹阳介绍:“我三嫂,三嫂这是卓君。”

    卓君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冒出来了一个三嫂,他和她交往的并没有听说过,难不成是堂兄的?

    “你好。”

    柳絮笑眯眯的打着招呼。

    卓君软声软语:“我能和你谈谈吗?”

    “行呀,三嫂你先自己吃。”

    柳絮摆摆手,意思让丹阳去,自己没有关系的。

    季丹阳和卓君一前一后的出来,卓君不知道该怎么去开这个口,当初是他没有珍惜,现在想要挽回,有几分的把握?

    “你堂哥家的嫂子?”试图先以轻松的气氛缓缓场子。

    “纪鹤来他三嫂。”

    丹阳没打算瞒着卓君,这事儿自己不说他早晚也会知道的,既然做了选择,就痛痛快快的。

    卓君听了这话心头一跳,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季丹阳会走回头路,纪鹤来那样伤害过她,她恨纪鹤来又恨成那样,倒是现在自己张嘴也晚了,只能不动声色。

    “他对你好吗?”

    “挺好的,不好,我甩他。”

    丹阳没心没肺的说着。

    卓君只觉得吃了一嘴的苦茶,现在想张都张不开。

    他同事当中也有一些关注时尚圈的,对季丹阳也不陌生,这女的总露脸,长得也好看,就是搞不清她到底是做什么的,一点详细的资料都没,但是有些明星也卖她面子,看样子也不像是愁吃喝的人,成天就是玩乐。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外围?

    不过想来也是,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能起多大的作用。

    倒是有些女同事说并不是的,这女的好像结过婚,老公非常的有钱,人家长得漂亮,老公宠的很,拿着钱给玩被,不然有几个能这样成天败家的?听他们那样说,卓君只觉得好笑,季丹阳自己家的条件就非常突出,哪里还能用得上别人来养,所谓的老公都是没有影子的事情,他和季丹阳是什么样的关系?

    但卓君到今天才明白,原来他知道的真是没有公司小妹知道的多,那个所谓的隐形老公是真的有,不过没有变成真正的老公而已。

    “没有事情我就回去了,我嫂子怀孕。”

    卓君微笑着点头。

    当男人这点气度还是要有的。

    丹阳回到位置上,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

    “前男友?”柳絮一针见血。

    “嫂子,我没发现原来你这样的八卦,怎么看出来的、”季丹阳觉得很神奇,难不成她眼睛里还写了什么眷恋?不然柳絮是怎么看出来的是前男友的?

    “猜的。”

    柳絮真是猜的,觉得不像是朋友。

    “嫂子拜托你一件事,不要和鹤来讲,你要是说了,我就死定了。”

    柳絮没忍住,拿着纸巾擦着嘴角:“原来你还怕鹤来呀?”

    她还以为是鹤来怕她呢。

    “我哪里是怕他,我就是给他面子而已,呵呵。”季丹阳笑的有些不自然。

    纪鹤来那就是个神经病,能说清楚的事情到了他眼前都说不清楚了,自己是不想自找麻烦而已。

    柳絮的嘴巴很严,她自然是不会说的,但季丹阳自己大咧咧的,晚上和纪鹤来还待在老宅看电视呢,丹阳自己就说出来了。

    “我中午和嫂子一起吃饭,遇上卓君了。”

    然后鹤来就变得阴阳怪气的,季丹阳说话他就堵着她说,季丹阳让家里的佣人帮自己倒杯茶。

    “你自己是没长手还是没长脚?自己下去倒去。”

    完了送了季丹阳一个动作,手臂使劲的一推,把人从沙发椅背上直接就给兜了下去,丹阳是大头朝下摔下去的,摔的纪以律和李时钰都傻眼了。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这闹大了。

    果然季丹阳摔下去,她这是没摔到脖子,立马就翻儿了。

    “你干什么呀你,没完了是吧。”

    鹤来觉得肝颤,他就是手那么一欠,谁知道她和没有骨头似的,自己没坐好还怪别人,他爸妈还都在呢,就这样的闹。

    “起来起来吧……”

    上手去拉季丹阳,可人家压根不领情,拽着鹤来一直给拽到地上,另外的那两个老的只当看不见,都习惯了,三天一大闹,两天一小闹的,习以为常了。

    鹤来也摔地上,觉得这就算是打平得了。

    “阿姨,叔叔,我走了,以后你们多保重。”

    “季丹阳你给我站住,你这是什么意思?”纪鹤来跳脚,什么叫以后多保重?

    “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意思就是我和你拜拜,再见了。”

    跑上楼拿着包,李时钰是有心想劝,但自己怎么劝?真的最好的方式方法就是不吭声,随他们俩折腾去,小四能哄得住的。

    季丹阳就因为摔这么一下子,死活就闹分手,回家和她妈说,她妈听了都头大。

    也劝闺女,咱不能遇上点事情就闹分手呀,你在他家住都住这么久了,当着人家父母面,要是真的打算分手,你回来,爸妈养着你完全没问题,关键,你想分吗?

    真心的想分吗?

    这两孩子就作,作的他们老的跟着都眼睛疼。

    季丹阳一生气就跑了,纪鹤来也坐在沙发上抱着胳膊生气呢。

    “你不去追?”纪以律恨不得给儿子一脚。

    父子俩怎么闹怎么吵,就说不让他回来了,过后就算了,哪里有隔夜仇。

    “我追什么追,你自己看看她那脾气,是人脾气吗?分就分,谁怕谁。”

    李时钰没忍住,听了儿子的话唇角向上,这就是虚话假话,分?

    当初是谁死乞白赖追人家,每次吵架不是他去哄的?就单说她看着季丹阳抬着下巴叫他把她背进屋子里都见过多少次了?鹤来每次不是心甘情愿的?

    “能忍得住才行,对,这就是我儿子,怎么能被一个女人压倒呢,撑着,爸给你打气。”

    李时钰白了丈夫一眼,你这是在看热闹的不怕热闹大是吧?

    鹤来哪里能不知道自己爸说的是什么话,嘴上刚刚嚷嚷着,必须给季丹阳一点严肃看看,转身就出去,想着怎么去哄了。

    “这点出息。”纪以律摇着头,要么你就别说,说出来又做不到。

    纪鹤来连大门都没进去,季丹阳说了,要是她妈把人给放进来,那就是和她过不去。

    “你们俩这一天到晚的吵,烦不烦呀?”

    她都觉得烦,吵完就在外面解决吧,偏不,非要回家来解决,害得她心情都跟着坏了,这不正打算躲出去,她惹不起能躲得起。

    “不让给你开门,你自己想办法哄吧。”

    “妈,你要出去打牌吗?”

    季丹阳她妈就受不了纪鹤来这张嘴,反正能把你给哄的服服帖帖的,但是对他们这俩选手,她真是一点信心都没。

    “妈多赢点,放心吧。”

    鹤来借了梯子,不让走进去,那只能爬进去了。

    季丹阳在屋子里趴着呢,她也觉得吧,自己特没骨气,你说哪次不是被他气的半死?今天就算是自己嘴贱,她不是和他没有心眼才会什么都说的嘛,结果你看看他的脸,还把自己给推下去了,有没有点男人的意思?

    正在发闷呢,有人敲窗户,季丹阳冷笑一声,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走到窗子前,眼珠子一转,故意的使劲推开。

    鹤来鼻子一疼。

    手上感觉黏黏的,出血了。

    “你这个女人真是狠心,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谁是我亲夫?就你?”丹阳心里也有点害怕,这鼻子出这么多的血,但嘴上还是硬。

    “你就嘴硬吧,我妈都生气了。”鹤来瞎掰。

    “你妈生气干我什么事儿?”季丹阳就知道肯定会这样的。

    她妈都说,儿媳妇和婆婆是很特别的存在,过去她和鹤来闹,她妈就总说这是她未来婆婆脾气好,不然当着人家的面这样和人儿子吵,有几个能不生气的?

    今天自己也是有点作过头了,但当时实在是因为太疼了。

    “不干就不干吧,吵架以后能不能当着我妈的面,你给我留点面子?别说摔脸子就摔脸子,当着他们二老,你让他们心里怎么去想?你当着我说什么都不要紧,你当着我爸妈面说分手……”

    鹤来说的就和真的一样。

    季丹阳一听,真的生气了?这下搞大了。

    把未来婆婆给得罪了。

    “那你怪我吗?我坐的好好的,你就把我给推地上去了,我要是一个不小心,我就死在那块了,有没有你这样开玩笑的?”

    “我错我错,都是我错,不过你能不能先给我一条毛巾?我这血还不停……你说我会不会是有什么毛病?”

    季丹阳把他人给拉进来,拿着热毛巾给擦,让他仰着。

    “我是不是得什么绝症了?”

    “赶紧呸,怎么还会有人盼着自己身体不好的。”

    两个人没一会儿又腻到一起去了,季丹阳她妈出门才发现钱包没拿,让司机送自己回来,才进门,只觉得眼前一道光,刺的自己眼睛都睁不开,那俩搂着的人是谁?

    她就来气了,你说这臭孩子,你生气你倒是多坚持一会儿啊?回回人家一哄,你就好了,你怎么那么好哄呢?生气就拿出来一个生气的样子,你这样……

    “我肩膀疼,你给我捏捏。”

    丹阳给鹤来捏着,好的时候什么都行,不好的时候两个人就拉着驴脸。

    季丹阳是真的怕李时钰生自己的气了,晚上和纪鹤来就住在自己家愣是没敢回去,按道理来讲,他们没结婚,就算是结了婚也轮不到他们和老人一起住,但鹤来和她复合之后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陪着他父母住,丹阳这孩子也没什么心眼,愿意住就住被。

    住了几天,鹤来又吓唬她。

    “我妈昨天还问到你呢,说是我把给坑了,要来和你父母道歉呢。”

    丹阳那杯牛奶没有喝好,全部都卡在嗓子眼了,翻着白眼,她差点就咳过去了。

    “别……”

    到底还是跟着鹤来回去了,你说时钰也是提着心,不知道他们俩是和好了还是没和好,季丹阳这头就一直低着,拖着鹤来的手。

    “你这是脸上生疮了?”

    季丹阳用脚狠狠撵着鹤来的,鹤来嗷了一声。

    “你踩我干什么?”

    丹阳就想无声无息的进了屋子里,然后赶紧跑到楼上去,谁都不要和她打招呼就好,让她缓冲一下。

    李时钰才给纪以律做的蛋卷,以律看着蛋卷倒是想起来安安,说是安安现在可出息了,会叫人了。

    “把安安接回来吧。”

    时钰其实自己就特别不愿意带孩子,她真是生孩子带孩子都带伤了,虽然大部分都不用她管,安安才去她外公外婆那边小半年,人家还没喜欢够呢,你就给往回接。

    “这是新买的蛋卷机?上面都没花纹。”

    时钰拧着眉头,我能给你做就不错了,你还要求有什么花纹。

    正说着呢,季丹阳跟在鹤来的后面就回来了,鹤来一脸的神气,那样子好像是再说,你看她还是跟我回来了,舍不得我吧,这不是我去接的。

    “丹阳过来吃蛋卷。”

    季丹阳就怕别人叫她,偏就叫了,自己红着一张小脸蛋不太好意思的磨磨唧唧的坐了过去,双腿并着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腿上。

    “你看着蛋卷长得太普通了。”

    纪以律吃东西也是墨迹,给做了你就吃吧,偏今天就是说道多,嫌弃上面没有花纹,李时钰也火大,她能给做,就证明她已经用心思了,你知道学做这个东西看着不难,但是不好弄的,她也不是专业干这个的,做这些她就是手脚不协调,结果这人一直说一直说,说的她心里冒火。

    “不爱吃就别吃。”

    把盘子抢了过来,送到丹阳的眼前,季丹阳一看,这情况有些不妙,伸手想去抓,然后夸一夸,鹤来就和她说,他妈基本就是十项全能,唯一就是厨艺拿不出手。

    没等丹阳的手碰到呢,纪以律又把盘子给扯了回来,他抓了起来,但还是觉得有点花纹什么的好看,吃起来也是赏心悦目。

    “不是应该有那种,上面带条条的机器,你怎么就偏买什么花纹都没有的?”

    家里的佣人拧着眉头,觉得纪先生要踩地雷了。

    李时钰和家里佣人一起出去的,当时佣人说要买那个带条纹的,是李时钰坚持,说纪以律不喜欢吃带条纹的东西,结果现在……

    时钰从以律的手里将鸡蛋卷抢了过来,三下两下就给捏碎扔到了盘子里。

    “谁都不用吃了。”

    自己从沙发起来就上楼去了。

    留下三个人大眼对小眼,纪以律吞吞口水,你看看,他就是实话实说,觉得那样挺好的,上手一口一口吃着碎渣,这时候把人给气走了,他倒是默默的吃上了。

    季丹阳:……

    她觉得阿姨的脾气可真是不好,太火爆了,说翻脸就翻脸了,叔叔也是够可怜的。

    丹阳和鹤来一前一后的上楼,丹阳小声嘟囔:“你爸可真惨。”

    鹤来倒是见怪不怪了,觉得自己爸也是,叫纪太太给闷了一顿,他就浑身舒坦了,人家给你做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你真以为他妈脾气那么好呢?

    搂着季丹阳,季丹阳用胳膊肘往他胸口一撞,鹤来装受伤。

    这头李时钰推门出来,正好就看见了,季丹阳立马就把鹤来给推一边去了,一脸的一本正经。

    “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季丹阳恭恭敬敬的。

    不知道怎么搞的,李时钰一搬起来脸她也害怕。

    这俩晚上不睡,几点睡的也没人知道,大半夜的说是季丹阳嘴馋,她正是好时候,怎么吃就不胖,揣着鹤来,让他起来和自己出去烤肉吃,纪鹤来这睡的也晚,吃就吃,谁怕谁。

    反正家里人多,让佣人把东西都给准备好,两个人特有闲情逸致的出去吃上了,还叫上了纪以律,李时钰早就休息了。

    “阿姨不下来吃?”丹阳是觉得都在吃,就扔下一个,好像显得有些不好。

    “她老了。”纪以律说。

    鹤来挑着眉头,调侃自己爸,勾肩搭背,弄了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我爸,你说真话了吧,你嫌弃我妈老了,我明天就去告诉她去。”

    “我什么时候嫌弃她老了?”

    “刚刚不是你说的……”

    “谁听见了?”

    “季丹阳,你听见了没?”鹤来搂着丹阳,对着自己爸爸得意,这是他老婆,你说她能向着谁?

    以律也不说话,季丹阳捂着脸,公公不能得罪,老公就是用来牺牲的。

    “我什么都听见。”

    以律傲娇了。

    “蠢儿子,你还差得远呢,你问问丹阳,得罪公公可不是哄两句就能哄好的,我天天给她小鞋穿,是不是丹阳?”

    季丹阳:……

    她绝对不是瞧出来公公是个小心眼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