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8回 扑朔迷离的四院(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爸妈都在呢,对着他们喊去,让他们买去,本事的你。”

    丹阳听了这话难免心里一慌但是叫她这样败下阵来,她可觉得不甘心,叫住下楼下的人帮着自己去买,当然不行了,想方设法也得叫纪鹤来去,谁让他是自己男人了,没等一会儿咯咯的娇笑着,往鹤来身上一扑。

    他受不了什么就给什么,甜言蜜语哄着他,小脸蹭啊蹭他的后背,慢慢的委委屈屈的,水光光的看着他的眼睛。

    “行了,你是我祖宗。”鹤来掀开被子。

    他就服了这个女人了,比孕妇都难缠。

    拎着车钥匙下楼,纪以律的耳朵还是蛮灵的,鹤来想问问父母吃不吃东西,但是怕他们都睡着了,想想还是先出去吧,他爸妈喜欢吃什么自己也都知道。

    “睡觉。”李时钰看了一眼丈夫,翻身说道。

    以律是觉得你看儿子牛哄哄的,最后还不是被人家给治住了。

    人家想吃什么,你就得出去,这样好呀,看着鹤来吃瘪他就会觉得高兴开心。

    鹤来买回来就送到父母的门口了,想着要是闻见味道那就说明是醒着的,要是没有闻见那只能说明这是在入睡当中。

    等了几秒没见有动静,就拎着东西直接上楼了。

    “我最爱你了。”

    季丹阳往鹤来的身上一扑。

    鹤来黑脸:“你少来这套,用我的时候就最爱我了,不用我的时候,我就是你的阶级敌人是吧。”

    就没见过态度变化如此之快的女人。

    “这么晚吃东西,小心肥死你。”

    丹阳耸肩,她是不怕的,遗传好,她妈的身板就特别瘦,属于怎么吃都不胖的,她现在也是,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我说真的,像是你三嫂那样的人太少见了,她把活都干了,也不给别人留一点。”

    这样真的好吗?

    “那是,我家娶的嫂子,就是不一样,都是你这样的作货,我爸妈也不用活了。”

    “你说她生孩子的时候就一点不疼?”季丹阳好奇。

    她觉得不大可能吧。

    “也就你这样的才会觉得疼。”

    丹阳伸手要着筷子,鹤来递给她,丹阳才觉得不服气呢:“安娜也说了,她说不生第二个就是因为她怕疼。”

    “那是安娜疼痛感特别强,你就不一样了,给一刀都应该活蹦乱跳的人,你在这里装什么柔弱。”

    丹阳幻想自己挨了一刀还能跳的样子,猛地摇摇头,这才不是她呢。

    纪殊哼哼了两声,柳絮听见就醒了,其实当母亲的睡眠都是跟着孩子来决定的,孩子稍微有点动静她马上就醒,才要上手云起已经起来了,他儿子拉臭臭了。

    这小子睡眠调整的很好,晚上也不闹人。

    “我来吧。”

    柳絮也是没没休息好,孩子多少好像有点拉肚子的征兆,不太严重,有轻微的,她想着在观察一下,如果还是这样,就只能送医院了。

    “你睡你的,我来。”

    柳絮看看时间,距离喂奶的时间还有一段,现在还没到点呢。

    躺下没有多久,一家三口就都睡了,纪殊早上就棒棒哒,彻底好了,四点半就睁开眼睛看着头顶,嘻嘻哈哈的,也不知道自己都在说一些什么,柳絮也跟着起来了。

    “你去买菜吧,我看一会儿他。”

    柳絮换好衣服拎着菜篮子就出去了,她觉得拿这个东西很是方便。

    “柳絮去买菜呀。”

    楼上邻居阿姨也是准备去买菜。

    家庭主妇的她们一般都是早起去买菜的,因为这个时候的菜都是新上的,又好又新鲜。

    “是啊,阿姨早。”

    “你也早。”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往菜市场去,要说早上的这个市场就是有点脏,东西都是顶顶好的,因为早上有些海鲜的摊主会拉鱼啊之类的过来,这种东西都有水,难免地上有时候就会落下痕迹。

    云起就坐在儿子的身边打坐,他儿子自己和自己哼哼,有时候出一声,有时候就是无声的,好像对什么都好奇,对爸爸也会好奇,云起的手放在床边,他儿子的小手就摸着他的手指,小孩子的手指,短短的,软软的身上带着一股子的香气。

    柳絮和阿姨出门又遇上几个同行的人,大家都在夸柳絮,说这样的小媳妇不多了。

    “起这么早就去买菜,可真是勤劳,我家的儿媳妇不睡到太阳晒屁股是绝对不会起的。”

    就这样,人家还叫累呢。

    孩子她帮着带,回家只知道玩手机,这手机都快要成为他们爸妈了,你说一家人待在家里,这样有什么意思?

    “小柳可真是能吃苦,孩子自己带,还能打扫房间做饭,一个不拉。”

    这把柳絮给夸的,她觉得有点汗颜,这又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到的,大家不都这样嘛,勤快的人多了去了,她觉得是虚不受夸,真的这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

    “小柳丈夫总也看不见,他忙呀?”

    小夫妻看着感情可是极好的,就是这丈夫好像都不太指望得上。

    “我见过小柳的丈夫,一表人才,长得可真是帅气,要是嫁给这样的男人,我也愿意什么都包身上了。”某位阿姨回忆着青春,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几个人追,现在想想,都不确定选择当时的丈夫是对是错了,但是回头一想,那个老家伙对着自己不错,她生病的时候也什么都做,又觉得还是选择对了,缘分才是最重要的,彼此脾气相投。

    柳絮慢慢挑着菜,她也不急。

    她想自己绝对算是白眼狼那伙的,没结婚的时候真的没觉得婚姻有什么好,不就是这样过嘛,大家都是这样的,也不向往,结了婚以后守着自己的小家,日子过的津津有味的,时时刻刻都觉得是满足是幸福,要是说给别人听,别人一定会说她应该早嫁的。

    早上的菜也要准备几道,量不在大,柳絮才结婚的时候做饭的手艺也就一般,但是现在已经锻炼的不错了,虽然刀工还是那样,最起码做出来的菜该有的味道都有。

    其他的阿姨都一齐都在买虾。

    “你说小柳以前我们怎么就没发现呢?”

    要是发现了,直接领回家当儿媳妇多好,可那时候没觉得小柳这么好啊,可惜了。

    你说楼上楼下的住着,再想想自己家里的那个连懒带馋的儿媳妇,指望人家做饭菜?你就甭想了,这辈子估计都没可能了。

    “以前哪里能看得出来。”

    原本嘛,柳絮当姑娘的时候她也不天天做饭,一个人怎么都能吃饱了,这是结婚以后,因为多了一个人,现在又多了一个,她的家里多了两个人,才慢慢学着变的。

    “小姑娘看着就是脚踏实地的。”

    稳稳当当的,说白了要是长得好看一点,谁不要,就输在脸上了。

    也别说她们以貌取人,那过去很早以前的过去,不也是因为长得丑不能当官的。

    几个人闲说。

    柳絮买好菜转回身回家,饭菜才刚刚做好,还没顾得上吃一口呢,隔壁林阿姨的孙子敲门,柳絮开门小孩子对什么都感兴趣,左看看右看看。

    “进来玩呀。”

    小朋友跳跳的就进来了,林阿姨的孙子今年有六岁了,对那些古诗词平时都挺感兴趣的,经常背诵,孩子的爸妈也是经常给买这些方面的书籍。

    小朋友知道柳絮是老师,摇头摇脑的特别有意思,还想考柳絮呢,柳絮摆着碗筷。

    “吃没吃饭?”

    小朋友看了一眼桌面:“你家的菜看着不好看,没有我妈妈做的好看。”

    柳絮笑:“那阿姨下次努力学。”

    张阿姨探头:“你怎么又跑柳老师家去了?快回来。”

    孩子摇头,才不要呢,奶奶最烦了,总是管他。

    看着柳絮。

    “柳老师,你知道诗中江吗?”

    柳絮挑眉,纪殊已经又睡了,小孩子就是这样,睡睡醒醒的,可能这样才会长身体,云起坐着吃饭呢。

    “你说的是特景诗写?”

    小朋友一副老沉的那样,点点头,比比自己的小手:“说出来五个,不十个。”

    这是他妈妈考他的,但是他觉得有点难度,柳老师不是老师嘛,奶奶说老师都是知道一切的。

    柳絮笑,已经猜到了,这肯定是他的考题,这孩子可有意思了像是个小大人一样。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李清照夏日绝句。”

    “这个你就该清楚了,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小朋友抢着:“柳宗元的江雪。”

    柳絮和小朋友你来我去的,她觉得这孩子虎头虎脑的可爱,倒是林阿姨看着人家吃饭呢,她也喊过孙子了,奈何这臭小子不听话。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苏轼春江晚景。”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杜甫江南逢李龟年。”

    小朋友彻底被柳絮给打败了,走的时候还一脸的依依不舍,表示自己以后还是会来切磋的,希望柳絮做好一切准备。

    “好呀。”

    林阿姨拽着孙子:“没看柳老师吃饭呢,你自己吃完了就不管别人吃没吃?”

    小朋友嚷嚷着:“我这叫学无止境。”

    他奶奶无语的看着自己孙子,他爹妈都喜欢讲究什么公平主义,结果现在弄的孩子就不服管教,只是靠嘴去说,自己又说不过他,真真是能气死一个人。

    “柳老师麻烦你了。”

    “有什么好麻烦的,我们这是学术切磋。”

    这孩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这词儿,他奶奶真是要被他给气翻白眼了,处处来拆自己的台,这个臭孩子。

    柳絮摆摆手,觉得这也不算是什么事儿。

    进了屋子里看看纪殊,见儿子睡的安好出来吃饭了,云起吃过饭就离开了,十点多柳絮的妈妈来家里,给女儿买些吃的,顺带着来看看外孙。

    “纪殊认识我呢?”

    逗着孩子,小孩儿可真是一天一个样,她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人家都愿意找漂亮的人了,不管男女,你说自己的女儿长相就不行,这孩子长得这样的好,就是像爸爸了,可能大多数人心里都是这样认为的,不求长得百分百,只求能把好看的一方优点都吸取到了。

    看看女儿过的挺好的也就放心了,当妈的就都是这样。

    “你爸让我问问你们,如果你们想换房子……”家里还有一个空的,比较大的,你说她和丈夫都不能过去住,房子留着也是留着,空着不如让人去住,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姑爷,都是自己家人。

    “妈,云起之前问过我,他有能力给我换房,是我不想换,孩子现在还小。”

    柳絮她妈闷声半响,才开口:“如果是他家里给拿,那就算了。”

    她真没认为自己这女婿能有什么太大的本事,毕竟当初介绍认识的时候就知道,各方面条件照比着柳絮还差一截呢,柳絮一个月才有多少钱的工资,虽然说不算是少,但也不能算多,那云起就一个图书馆的管理员就更加可想而知了。

    “妈……”

    柳絮说云起不错,弄的她妈好半响就愣是没信,她相信自己的感官,现在知道他哥哥有钱了,你说她和老头也不是财经系的,不然肯定能知道四海这样了不起的公司,结果不是啊,你说两眼一抹黑,还闹出来笑话了,但哥哥的钱是哥哥的,和云起没有多大的关系,现在她女儿说她女婿能换更好的房子,她怎么就觉得这么刺激呢?

    “他可不行去做哪些犯法的事情啊。”

    柳絮:……

    她已经要被自己的妈给打败了,纪云起到底有多不靠谱啊?

    母女俩一起吃的中午饭,柳絮她妈手艺也不是多好,明明做菜的菜龄比柳絮多出来那么一截,但味道是差不多的。

    “你没生孩子之前,我和你爸都对你不放心。”

    毕竟这样的个性,结婚就是个考验,这要是和公婆一起住,那就彻底完了。

    所以当初考虑的第一项选,就是坚决不能和公婆住,不是自己女儿特性,而是和公婆一起住,她总也不说话,人家肯定会觉得她心里对老人有看法的,沟通是个问题。

    独生女嘛,盼着她好,你看不经常打电话不经常来,但不代表他们没有放在心上,关心都在内心呢。

    改为她想的都想到了。

    “妈,当初是谁介绍的?”

    这点柳絮一直没闹明白过,她不认识纪家的人,现在也没搞明白,为什么纪家的人会认识她也认识的人。

    柳絮她妈说是柳絮父亲的学生,怎么认识纪云起的她真的就不知道了,但柳絮父亲也教出来过很多讲出来名字就闪闪带光的学生,要说会认识更加了不得的人也是有可能的。

    柳絮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能就是运气吧,加上那时候丈夫是真的不是太出色,可能就是这样的吧。

    “这个说起来我也觉得很奇怪……”

    回到家还问了问丈夫,丈夫说女儿孩子都生了,现在再来问是不是有点晚了?又不是过的不好,过的很好,还问那些做什么。

    但是柳絮妈妈觉得很好奇,柳絮爸爸的学生有些是定期过来探望他和师母的,来到家里,还是拎着一串香蕉,带别的不收,老师就比较好这口。

    正好当初的介绍人过来家里坐,柳絮的爸爸多吃了几根香蕉,被柳絮她妈发现了,抢了过来。

    “你看看你老师,趁着我不在,就多吃,这东西含糖量多高,吃一根还不行。”

    当学生的就笑,他也不年轻了,但还是会经常来老师家里坐坐,就是觉得亲近,来不来的其实没人强求。

    “当初你是怎么认识云起的?”

    说来话长,这真的要说起来还要从某天纪禹的助理找到他,至于纪禹是怎么知道柳絮的,这点他真不清楚,以为两家是有过交往,想通过他当一个介绍人而已。

    “老师并不认识四海的老总?”

    柳絮她爸就笑,他也是最近恶补来着,说实话之前确实不知道,那天底下的公司太多了,他也不爱看这方面的东西,了解纪禹这还是因为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