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9回 扑朔迷离的四院(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陈璐吓了一跳,真的以为自己会被撞的,当时傻愣愣的站着,任何反应都忘记了去做,等缓过神纪瞻的车撞到了绿化带,陈璐这才反应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

    纪瞻倒是没怎么伤,他也来气,这人到底是怎么走路的?突然就杀出马路,怕的就是这样的。

    好在陈璐的道歉态度还算是不错,纪瞻的火气也就压了下去,想着自己还真是不顺。

    车子都撞了,原本想就不去了,去了说的那个地方又能如何,他如果算上这次,大概就去了三次了,但纪瞻这人也是挺拧的,打车去的。

    和前两次不同,这次到了地方给了司机钱,司机开车走人,纪瞻慢悠悠的走在板油马路上,觉得这边建设的真是可以,以前没有往这边来过,以后应该多走动走动。

    手里拎着一瓶矿泉水,边走边看。

    “大姐,我打听一个人,唐真你认识吗?”

    “不认识不认识,你别来问我。”被纪瞻打听的人摆摆手站起身就准备离开,但走了没有两步,明显脚步又顿了下来,她回头看看纪瞻,就这么一眼,被纪瞻对上,他只觉得自己这次来,好像是找对了人。

    “大姐。”

    “你别问我了,问了又能怎么样?”

    纪瞻觉得有门路,还真的有唐真这人?那前两次他来,为什么没人认识呢?

    纪瞻的脑子也在飞快的转动着,他知道眼前的人自己不能放松,和大姐说着,他是在四院遇上唐真的,唐真坚持她自己没有疯,但是如果她没有疯,她怎么会进四院?

    手续方面纪瞻也觉得很奇怪,正常精神病院收治病人,都应该有一定的鉴定,如果唐真说的是真的,四院怎么接收的她?

    现在他脑子里也是迷雾重重的。

    大姐看着纪瞻,她能想到唐真的那张脸,可能一点一点的就要消失了,她不是没良心,只是……

    “你帮帮她吧,她被她妈给坑死了……”

    大姐低声说了两句就快速离开了,她的表情很怪,好像是在怕什么,怕被发现什么,纪瞻沿途又打听了几家,每个人都是话到了嘴边吞吞吐吐的,倒是有个食杂店的老大爷道出来了真伪。

    “谁都知道唐真没有疯,可那是他们家的事情,她妈要把她当成疯子一样的看,我们当邻居的能有什么办法,你确定你能管吗?那孩子也是命苦摊上这样的一个妈,我告诉你,唐真她妈简直就是个泼妇……”

    老大爷说,唐真她妈为了钱那叫一个不用其极,什么手段她都能使得出来,这片就没人不怕这个婆娘,那简直就是个疯子,谁要是敢多嘴,那你家就没的消停了,就算是你家有男人,但对方是可以不要命的,唐真在无辜,他们难道能豁出去全家的性命?

    纪瞻倒吸一口气,还真的是没疯?

    “她没疯的话,怎么进的四院?”

    老头无语的看着纪瞻,问自己,自己问谁去?他怎么知道?

    说着话呢,给纪瞻指出来唐真的家,纪瞻还是有些狐疑,因为觉得有些不太合理,难道这妈是后的?但邻居给出来的结论却是否定的,亲妈,而且唐真上面还有两个亲姐姐,亲妈要害妹妹,亲姐姐也不管?

    纪瞻上了楼,敲了两下门,门突然被推开。

    他对眼前的人印象很深,第一次他来到这里打听,询问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个,她是怎么和自己说的?

    她说她是生在这里的,如果有个叫唐真的人,她怎么会不认识,说纪瞻搞错了,第二次纪瞻来,遇上的人里面依旧还有她。

    到底是什么样的恩怨,可以让一个母亲否认女儿的存在?

    “你找谁?”老太太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觉得好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

    “我是唐真的朋友……”

    老太太听见唐真两个字就激动了起来,她的声音很是洪亮,说话的时候手舞足蹈,看得出来精神状况和身体都很不错,纪瞻大概推断眼前的人应该和他母亲不相上下的年纪,但比他妈稍稍要看起来年纪更大一些。

    “唐真的朋友?我怎么不知道,你是哪里的?”

    纪瞻开口说自己能不能进屋子里去看看,老太太打开门就让纪瞻进来了,可能也是怕纪瞻不是好人,大门没有关,而是大敞开着。

    “她和你说,她没有得神经病?”

    纪瞻道:“阿姨,请问唐真的病有做过精神鉴定吗?”

    唐真的母亲挥挥手:“鉴定什么?她没有精神病四院能收她吗?你要问就去问四院别来问我,我和你讲,我养的这个女儿,小时候我对她最好,因为她最出息,我高兴都高兴不过来呢,引以为豪,结果现在呢?母女俩闹成这样,她总是对外说是我想把她送进精神病院,她又不是捡来的,是我亲生的,你说亲妈能害亲女儿吗?”老太太痛哭流涕。

    “可是我怎么有听人说,唐真没有病呢?”

    刚刚还在哭的老太太听见纪瞻的这句话,爆发力彻底展现了出来。

    “谁说的?我告诉你,说唐真没病的人,就都是在图谋她的财产,我女儿手里有些钱,他们别以为他们能得到什么……”老太太有些张牙舞爪的,情绪达到了顶点。

    纪瞻现在多少有些明白了,唐真手里好像有些钱,难道是因为钱引起这些争端的?

    纪瞻没有在唐真家里逗留太久,打车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径直去了四海,自己家人分他和纪禹很是容易,但四海的员工并没有见过纪瞻,还以为是大老板,谁看见纪瞻都没有拦,公司都是人家的,他进就进了,谁敢拦?

    倒是纪禹的秘书觉得很奇怪,老板什么时候出去的?

    “纪禹人在吗?”

    秘书傻愣愣的,长着纪禹的脸的这个人问她,纪禹在不在?

    “我是双胞胎弟弟。”

    秘书说人在的,打着内线进去。

    纪瞻来找纪禹的目地很简单,他不认识公安局的人,他想如果唐真真的是疯子的话,就当白跑了,如果不是的话,自己也算是救了一个人,真相到底是什么,他现在也不清楚,但潜意识里,他是相信唐真更多的。

    “怎么有时间来找我了?”

    “哥,你能不能帮我引荐……”

    纪瞻慢慢的说着,他没有都说出来,纪禹也懒得问,觉得他可能是遇上某些问题,确定纪瞻不用他来帮着解决,还是让助理送着纪瞻去他想去的地方,人呢,他是认识几个。

    “解决不了,就告诉我。”

    纪瞻点头。

    纪瞻去报了案,但是很快警察又联系上了纪瞻,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导致没有办法让唐真回家。

    警察深入的进行调查,这里面真是疑点重重,首先唐真的精神病,没有任何的证据,甚至就在警察去四院调查之际,四院自己都无法出具唐真患有精神病的证明,在一份入院诊断书上,一些诸如影像学、实验室检测、心理量表测评之类的硬性数据全部缺失,唯一的证据呢,就是唐真的母亲提供的唐真的两年半精神病史。

    警察有联系到了纪瞻,因为各行各业都是有各自的行规,同样的精神病院也具有这样的规矩。

    现阶段唐真检测,并没有神经方面的问题,但她还不能出院,道理很简单,只有监护人才可以将精神病患者接出院。

    “可是医院不是没有任何能证明唐真有精神病的证据吗?”

    纪瞻觉得很怪。

    但是院长坚持认为:“我们当时接收唐真经过了医院一系列的检查,确认唐真是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的,如此我们才将她收进医院治疗,经过这半年的治疗后,现在唐真的病情比较稳定,致幻性减弱,可以出院了。”

    “她既然已经好了,为什么不能出院?她和她母亲之间存在很大的问题。”

    院长说任何城市,你可以去看,都有类似的精神卫生条例,规定精神病人出院必须由精神病的监护人签字确定。

    “我们医院只是严格来执行行业的惯例。”

    “那如果按照您说的,因为一个法律的真空地带,就可以置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不顾?”

    那如果唐真的母亲就是不想接女儿出院,是不是说明唐真需要在精神病房里住上一辈子?一直到她真的变成精神病为止?

    纪瞻又去找过唐真的母亲,这次唐真的两个姐姐也有出现,但就唐真是否患有精神病和纪瞻各执一词,那母女三人坚持认为唐真是有精神病的,唐真的母亲看着纪瞻。

    “你到底是谁?这是我们的家务事,轮不到你来管。”

    “阿姨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就通知记者了。”

    可是对方似乎不是很怕,对着纪瞻几乎大打出手,骂的话就更加难听了,说唐真为了从里面跑出来勾搭了纪瞻,纪瞻是享用了唐真的身体,现在帮着唐真一起说谎。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她自己精神不好,你是找不到老婆了是吧,你想囚禁她,将她变成你的奴隶……”

    三个人情绪都很激动,纪瞻试图安抚对方,他是来解决问题的,唐真能不能出院,看的就是她母亲的态度。

    现在这是个死结,自己也没有太多更好的方法。

    “阿姨你冷静冷静,我们都是想解决问题,都是为了唐真好。”

    “我告诉你,要是她想出院,那就写委托书,将她名下的钱交由我来管理,不然的话,她病就是没好,我是不可能把她给接回来的。”

    纪瞻强忍着火气,说来说去,就是为了钱,为了钱可以不要女儿的性命吗?为了钱就可以毁了女儿的一生?

    唐真到底有多少钱?

    关于唐真到底有多少钱的这个详细,纪瞻去过精神病院见了唐真,见到唐真并且告诉她,她现在精神问题没有她母亲所说的任何一项,唐真似乎松了一口气,她拉着纪瞻的手,久久不放。

    纪瞻也是无力。

    “我去找过你母亲几次,但是她的态度非常的坚决……”

    纪瞻知道这样问可能会引起对方的反感,但是他依旧还是问了,唐真到底有多少钱会让她母亲变成这样?丝毫不去顾及亲情?

    唐真的名下有两栋房子和一千万的存款,她自己原本就是高收入人群,就像是她妈说讲的,她是家里的骄傲,一路走来都是尖子,唐真玩股票玩的很好,其他投资类也有涉及,全部的钱都是她自己累计出来的。

    “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妈就是为了这些钱。”

    别说人家信不信,她自己一开始都不信,她有给母亲钱,家里买什么用什么她都有管的,怎么料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按照纪瞻所说的,她妈恐怕不只是一次起诉了,只不过每次都没有达到目的而已,或许她们心里也很清楚,只要她不写这份委托书,钱和房子就不会到她们的手里,她现在就算是死,也绝对不可能将钱和房子给她母亲或者两个姐姐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别想。

    她宁愿呆在这里一辈子,也绝对不可能妥协。

    提到她妈的时候,唐真这时候脸上才有了表情,那是一脸的恨。

    纪瞻不知道,是不是杀了一个人才会惹对方这样的恨,也许唐真的脸上的恨意就是那种,来自内心的,很可怕。

    “请你一定要帮我,请你……”唐真不知道能有什么是对方看上的,如果这个时候纪瞻提出来想要她的钱,她想自己会分给纪瞻的,她已经没的依靠了,话虽然放的狠,说是宁愿待在这里 一辈子,可她还有大好的青春。

    纪瞻按照唐真提供的名单去联系了一些唐真的朋友,唐真并不是一开始就被送进四院的,她也逃过两次,不过可惜的是,最后还是落得这样的境地,她其中一个朋友曾经也是深信唐真母亲所讲的话,怀疑唐真精神方面是真的出了问题,以欺骗的手段带着唐真去医院说是检查身体,但实为精神鉴定,当时得出来的结论也是唐真没有精神问题,可惜后来实在是因为她妈闹腾的太厉害了,吓的对方再也不敢管了。

    纪瞻出现在公司,首先去见了唐真的领导,作为领导这事儿他还真就不知道,他是觉得挺可惜的,唐真也是自己一手提起来的,结果突然说不来就不来,她妈说她不干了那时候他特别的气愤。

    以后就是以唐真为反面典型,时时刻刻提醒自己。

    你对别人再好,别人也不会感激你的。

    倒是纪瞻这么一说,他首先想着的就是不可能,亲生母亲,怎么可能呢,他是有些怀疑纪瞻的。

    一些事情一旦有人开头,接下来就会好办的多,各方面的人都站了出来,大家也都是可怜唐真,有问题纪瞻扛着,那他们就不怕了,还是提出来要求,尽量不要提她们的名字。

    唐真的母亲压根就是不能沟通,纪瞻跑了几次,见对方有些疯癫,事情就卡在这里了。

    纪瞻回家看父母,为唐真忙了很久,他这边自己的事儿都耽误了不少,那家属因为他暂时休假联系不上,只能善罢甘休,或者说,他们是想提出来,只要纪瞻掏出来一点钱作为赔偿就好,他们见好就收,有医闹夹在中间,鼓动这些家属死劲儿的闹,医闹压根不担心,你医院还要治病救人的,你就但不起这个风险,他闹是一定能收到好处的,至于家属就更加不要说了,不管是病人是因为什么死的,得到一些补偿总比没有来的好。

    医院在这事儿上的态度就是不纵容,很简单的一点事情,事情不是在医院出的,你来敢我医院闹,我立马就报警,对你完全不需要客气,至于你说想见纪瞻,那也行,事情就摆在这里,你姑娘看病的时候也没吃纪瞻给开的什么药,死了和纪瞻能拉上什么关系?

    找纪瞻,你们找吧,他现在休假,医院不带为联系,报警警察局的大门就开着呢。

    对方也是实在闹腾不起来,因为这事儿没有可趁之机,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