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4回 护妻大不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别人怀孕看的是什么书季丹阳不知道,她怀孕的时候看的全部都是宅斗,不能到处转,不能随意的去逛街,自己怀孕了又不好出去招摇,她出去一次她妈电话就跟进来一次,她还不如哪里都不去。

    给柳絮打电话,柳絮说她没有特意的去看过什么书,真的没有,所谓的胎教她没有做过,因为没觉得自己能生出来一个天才,纪殊现在就连字还不会蹦呢,不过安安讲话也晚,可能这就是遗传,柳絮也没放在心上,检查过了,医生说没有问题,她就不担心了。

    “真怀孕了?”

    季丹阳幽幽叹口气,可不是真怀孕了,不是闹假的,害得她都要烦死了。

    最近迷上一本书,看的她是欲罢不能,早上起不来,晚上不睡,黑白简直就是颠倒了,她怀孕之后倒是没怎么太折磨鹤来,没时间去搭理他,看的是如痴如醉。

    “丹阳不吃了?”

    李时钰怕丹阳饿到了,这一天到晚的吃猫食,吃不了几口,偏季丹阳就说自己不饿。

    “她一看书就不饿了,让她看去吧。”

    时钰就觉得好笑,她有看过一眼季丹阳拿的那书,你说季丹阳吧她家就生她一个,她爸爸在外面也干净的很,不存在有人和她争夺家产异类的问题,生活挺安逸的一个孩子,偏就喜欢那些勾心斗角,斗的不厉害的她还不喜欢看。

    “妈,吃什么了?”

    “下来看看被,不知道有没有你喜欢吃的,你先看看。”时钰回答。

    季丹阳从楼上下来,自己想着呢,想把花园改建一下,弄点小桥流水什么的,亭台楼榭,这样看着不是有文艺的气息嘛,饭她是肯定吃不进去了,喝了几口汤,反正她现在就是这样,吃什么都没味儿。

    “妈,花园能不能动动呀?”

    “你要做什么啊?”李时钰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想种树还是想扩出来一条路呢?

    “咱们搭建个楼台然后引个水流,这房子也不好看,像是古代的那种,古色古香……”

    纪鹤来一口饭差点都喷出来,你有病吧你?

    现在竟然还要拆家?

    “都拆了,我爸妈住哪里?”

    “哪里不能住,我是觉得要换个气息。”

    李时钰摇头:“这可不行,你要是动一个地方,你愿意怎么动怎么动,全部都给拆了,这可不行。”

    这可是个挺大的工程呢,到时候在把他们两给折腾没了。

    “哦。”

    季丹阳有点落寞,就知道八成是行不通的,结果果然是。

    回到楼上越是想越是想那样去做,弄个类似于四合院之类的,你说多带感?

    可惜婆婆不干,就只能作罢了。

    “你一天到晚的脑子都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想要是放在古代,我就是你大奶……”

    纪鹤来:……

    他要是生在古代,绝对不娶这样的,就这小性儿,懒得说她了。

    进去洗澡,也没见她动动,鹤来是怕她总躺着身体不好,最近也没听说她出门,前几天说肚子有点不舒服,去医院看了之后还是嚷嚷过一次。

    怀孕就不一样了,他多少是能让着点的,现在哪怕就是说话,自己心里多少都会注意分寸的,就怕把她给气到了,他还指望着季丹阳帮着自己扬眉吐气呢,他女儿就等着她来生了。

    生出来就是个小美女,到时候艳压群芳,多好,想想就美的很。

    好在季丹阳娇是娇,还有点自觉,自己的男人不至于不去疼。

    等他从里面出来,拿着浴巾给他,鹤来接过来,倒是觉得她还是挺好,自己喜欢的人就是这样,你找也得在她身上找出来优点,然后好好得夸上一夸,哪怕一千个一万个人都觉得她不够好。

    “天天吃不进去也不行,你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买。”

    季丹阳拽着他:“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你陪我说说话吧……”

    她看了故事就想讲给他听,但是纪鹤来对这些真是没有兴趣,觉得她也是脑子有泡,好好的生活你根本遇不到这些的,偏就看这些,又是姨娘又是丫鬟,又是庶女的,有什么趣儿?

    他是真的不爱听这些,但是她叨叨叨自己讲的很高兴,讲的是兴高采烈的,觉得这块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如何如何的。

    鹤来都想睡了。

    她看了鹤来一眼:“你不觉得挺好玩的吗?”

    以前活的多憋屈呀,现在就不一样了,嫁个不一样的丈夫马上改变命运,看着就解气觉得爽。

    “那些离你太远了,你看些有意义的。”

    季丹阳起毛,这些哪里不好了?她放松才去看的,看了就觉得很入戏,写的好才能入戏嘛。

    鹤来已经懒得和她说了,你认为好,你就继续看吧,没人拦着你。

    安安被接了过来,小丫头现在叫人可清晰了,这孩子被她外公给带的,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走的时候她外婆哭的,就是不想让带走,生个女儿给人家家里,到现在就连个名分还没给呢,已经够亏的了,可安娜要带走,带走人家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又不能说什么,和女儿求了好几天,你说孩子他们给带,以后家产都是安安的,这话当时就是当着露西说的,露西倒是被逗笑了,说自己妈为了留住孩子,简直就是不用其极。

    哎呦,被接回来,纪以律看见一眼就撒不开手了,原本这就地位不同,现在大小姐回来了。

    “想爷爷没?”

    安安嘴巴也甜,孩子白回来很多,刚刚到外公外婆身边去的时候,她外婆就说,这爷爷前辈子难不成是非洲人?好好的一个女孩子,你说给晒的,和黑炭似的,她养了一段安安就把安安所有的优点都给养回来了,当初安安留在纪以律身边的时候,那全部都是缺点。

    以律还不高兴呢,他孙女原本看着可健康了,现在怎么跟用了漂白水似的?

    是不是天天不给带出去晒太阳啊?

    从车子里下来的,还戴着帽子,孩子多晒太阳多好。

    安安腻在自己爷爷怀里,以律带着孩子去花房晒太阳去了,安娜的眼皮一抽。

    临走的时候,她妈就交代安娜,说让孩子离孩子的爷爷远点吧,这是女孩子,你给弄的和黑炭似的,小时候还好,等长大以后要嫁人了,她怎么办?

    小姑娘就得有点小姑娘的颜色,为了把安安给弄白了,她花了多少的力气。

    “去花房是去花房,你别把孩子晒黑了。”李时钰喊纪以律。

    没一会儿,这爷爷就抱着孩子没影子了,时钰叹口气,你看着吧,这回说什么他都不会撒手的,原本那次放手就是因为特殊情况,这下知道有人和他争孙女。

    “等丹阳生了就好了,生个女孩子就万事大吉了。”安娜笑笑的说。

    时钰没忍住。

    “你看着吧,我觉得不像是女儿。”

    不知道反正就是猜的,也没有去看,老四是心心念念的想生女儿,但是看着丹阳那样子不像,她第六感觉得就是个男孩。

    那柳絮生完孩子,给纪以律脸黑的,没生的时候就盼望着那一刻,出来通知说生的是个女孩儿,他都想好了要怎么庆祝了,最后却是那样的一个结果,当着柳絮的面没有说,回家和她抱怨,又是个赔钱货。

    不过好在他这点分寸是有的,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去扫柳絮和亲家的面子,所谓的赔钱货一说也就是私下和她说,四个儿子都被这样称呼过了,这话实在也不是一种贬低,就是家里的男人太多,女人太少。

    大抵人都是这样的,缺少什么就喜欢什么。

    也许只有她是另类,孙女孙子她都是一样的喜欢,她喜欢安安也同样的喜欢纪殊。

    安娜一愣,实在没料到会说这样的话,鹤来和纪禹都已经叫嚣上了,说等他闺女办满月的,这钱要纪禹出,当时纪禹也是嘴损,说前提要生得出来女儿才行,看着鹤来那身板,就是永世都是生儿子的命,当时把鹤来也刺激的很了。

    “我听说老四和纪先生打赌,说要生满四个闺女的。”

    李时钰:……

    她是不知道这事儿,但是按照季丹阳的个性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要生这一个孩子让她觉得疼了,保准没下一个,她觉得也好,生几个那是他们夫妻的问题,有能力的,觉得能培养的,不会做的太偏心的,都让孩子在爱的呵护下长大,那就生,不爱生一个也好。

    “你没打算生了?”

    安娜脸有点热,怎么会突然就扯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找了借口说自己公司还有点事情就撤了,安娜没打算再生,因为生孩子太占据时间了,她不是不爱安安,但是她没有办法离开纪禹太久,她妈和露西私下都有劝她,安娜就觉得挺有意思的。

    她们都觉得纪禹不好,露西这态度是后来转变的,但她妈希望她能在生一个儿子,露西也是这样劝的。

    说纪禹这样的身份,怎么样都得有个儿子。

    晚上纪禹出去应酬,安娜提前回家的,今天安安第一天接回来,当爷爷的肯定不能松手,一定要亲自带着。

    安娜靠在床上在看文件,想起来刚刚露西打的那通电话,露西说的是她朋友,因为没有生儿子夫妻俩现在弄的关系很僵,那过去也是很相爱的。

    “姐,爱情就是这么回事儿,他喜欢你的时候,你哪怕每天对着他冷着脸子他也稀罕你,要是不稀罕你的时候,随便找个借口都会远离你,男人你还不明白嘛,有几个是好的。”

    安娜倒是觉得诧异,这样的话从妹妹的嘴里说出来,她妹夫是万年难找的老好人,露西这话到底是哪里学来的?

    为了让她生儿子?

    安娜承认自己没打算生了,李时钰那种不是谁都能学的,她也不认为自己会那样的伟大,甚至男女对安娜来说都不重要,真的就没那么重要。

    纪禹上床的时候都是后半夜了,床动了动,她睡眠还是轻,几乎马上就感觉出来了,转了身钻进他怀里。

    “还没睡呢,睡吧,晚了。”

    他身上有些微的酒气,搂着安娜。

    “露西给我来电话,她劝我再生一个儿子……”

    “让我拴住你,怕你以后对我变心了。”

    总体而言,纪禹是个个性很怪异的人,他更加喜欢和别人对着干,别人希望他做的,他就偏偏不喜欢,但是别人不希望的,他就愿意去尝试,特别喜欢和人拧着劲的干。

    “不生,就一个孩子挺好的。”

    他是没打算再生了,她怕疼,生第一个的时候也遭罪了,要是身体没养好,再生遇上事情了,谁负责?

    没儿子怎么了。

    他就要一个闺女就行了。

    “睡吧。”亲亲她额头。

    安娜嘟哝了一声:“其实你爱惨我了。”

    事事顺着她,事事挂着她。

    两个人回老宅吃饭,这次是时钰来的电话,希望所有儿子都回去,唐真进门这么久了,就连纪禹的面都没见过,老二是没说,但是她当妈的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还用我给面子嘛,你也知道我最近挺忙的。”

    “妈要这个面子行不行?”

    纪禹瞪了自己助理一眼,助理摸摸鼻子,赶紧的指指外面就出去了,纪禹无奈:“给,怎么能不给呢,回。”

    晚上到底这面子给了,领着安娜回去的,原本一家人就是没什么话题,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气氛也是好的,气氛是没太坏,唐真话不多,柳絮的话也不多,云起没回,他事情忙,有时候经常都是后半夜回来,回来也不一定会睡觉,别人都认为他那是苛待自己,柳絮当妻子的不劝,倒是外人总想通过柳絮去劝,说那样对身体不好,云起的体重掉的很快。

    柳絮就吃自己的饭,脸上很淡定,唐真也是一副淡定。

    鹤来要给丹阳去端饭碗,家里是有佣人,但是现在季丹阳身份不一样,人鹤来愿意捧着,捧在自己手心里,他的女人他宠,别人也没意见,但是鹤来有点毛躁,饭碗也不知道是怎么拿的,到了安娜的身边一个没拿好,就扣安娜的手上了,原本可能会扣到她身上,安娜躲了一下。

    安娜只觉得有点火辣辣的,这饭估计也是才好的,但没有很疼。

    “没事。”

    季丹阳眼睛瞪得溜圆,也觉得自己丈夫笨手笨脚的,你怎么扣人家身上去了?

    这么蠢?

    “我不是故意的,姐烫到没有?”

    安娜摆手,倒是纪禹的脸骤然就阴沉了下来,纪以律挑挑眉头,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觉得老四也不会扣,你这碗饭就是扣自己脸上,扣你爸我的脸上,你也不能扣到你安娜姐的手上,你大哥这脾气你还不知道吗?

    “我看看。”纪禹伸手去拉安娜的手。

    “没事儿,不疼,吃饭吧。”安娜摇头,原本也不是大事,就当是疼了一下,过后就好了,回去抹点药就完了,明天就没事儿了。“不会走路?不会走路就把脚剁了。”纪禹看了老四一眼,声音清晰缓慢。

    丹阳根本就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开玩笑,要是知道给自己端的饭,大哥发飙发到自己的身上怎么办?别说她不仗义,就是他了,好好的谁用他去端饭了,现在好了。

    弄的大家都不开心。

    安娜拽拽纪禹的手,没有必要一点小事上升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回去的时候纪禹到底还是把安娜给送医院去了,他不放心,安娜的手现在一点事情都没,就是一点红都没有,倒是他一脸阴沉,仿佛还是为这事儿不高兴。

    “我没烫到。”

    安娜勾着他的手,看着他的侧脸,上面一丝的笑容都没,她就知道他这是真生气了,生鹤来的气了。

    “他是你亲弟弟,也不是故意的,不能生气了,不疼。”

    “怎么不疼?当时那么烫的东西就扣你手上了,不疼你能叫吗?”

    安娜心里突地跳了一下。

    “我平时就怕疼。”

    “药记得擦。”

    安娜只能点头,开车没有到家,他偏要带着她去买零嘴吃,安娜觉得啼笑皆非的,她又不是小朋友,安安才吃零食呢,再说安安今天又没有跟他们回来,但又不好拒绝纪禹的好意,他现在原本就在气头上,自己不顺着他,说不定一会儿脾气更加暴躁。

    “你想吃什么,多买点。”

    “这么晚了,我能吃多少,吃多了到时候胖了还要减肥。”

    纪禹依旧还是不高兴,他知道她怕疼,孩子都不让她生了,鹤来呢?这小子就是欠抽。

    一前一后的进了超市,他买起来东西也是凶狠,这是当她就活最后一天了,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可这劲儿的宠她,什么都放,他推着车,压根不让安娜上手,只问她想要什么。

    一样买点,看不懂的自己也亲自去看,又买了几盒的饼干,说是怕她晚上疼醒了,没有东西可以吃。

    安娜:……

    她现在都不疼了,晚上哪里会疼醒?

    她实在不好意思和他说,她是真的就没事儿了,彻底好了。

    纪禹买好东西刷过卡,自己提着袋子,开玩笑,过去他什么时候干过这样的活?他能找一百个人来帮自己拎袋子,也不屑低下身份来干这样的活,安娜上车,他将东西放好,回了家,亲手给她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