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33.唯爱清影71真爱考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的难。”

    是的,姚浩风他洞悉占至维的行踪,占至维来洛杉矶找温清影,他提前就已经知道。

    如果他当时不想让占至维找到温清影,他根本有时间转移温清影。

    “我得到她的人有什么用,我要得到的是她的心。”姚浩风此刻的面容跟刚刚在温清影面前的面容完全不一样,他面庞沉稳冷漠,透着一股傲娇,一股自信,一股高深莫测。

    “可是等温小姐和占总见过面后,我怕温小姐会听信占总的。”乔志森顾虑道。

    姚浩风轻轻扯了一下嘴角,“你认为清影她是更相信她的父母,还是相信占至维呢?”

    “这……属下不知。”乔志森如实道。

    姚浩风把沉静的视线投向挡风玻璃,“以我对温亦儒的了解,他根本就不可能对占家的人善罢甘休,所以,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地让她的女儿信服占至维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而清影在这个世上最紧张的就是她的父母,温亦儒只要稍施苦肉计,清影必定会相信温亦儒的话。”

    乔志森在这一刻不禁在心底佩服姚浩风的高明。他的老板从温亦儒找上他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知道温亦儒的目的,但他的老板故意收敛自己的能力,听从温亦儒的调遣,其实只是希望看到温亦儒和占至维两败俱伤。

    是的,姚浩风和占至维之间,其实一直存在了较量。

    这些年占至维把huso集团发展到全世界都仰望的集团,姚浩风也并不弱,他旗下所拥有的公司其实已经能够跟占至维的huso集团匹敌……

    不过,在姚浩风准备要跟占至维较量的时候,姚浩风突然得知了温清影和占至维已经在一起的事。

    姚浩风曾经因为自己的傲娇,失去了跟温清影在一起的机会,因此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努力,希望有天能够让温父刮目相看,姚浩风完全没有想到,当他功成名就的时候,温清影居然已经跟

    占至维在一起。

    这些年一直没有回纽约,只因自身的傲娇,却没有想到,温清影竟会与占至维遇上,爱上了占至维……

    姚浩风曾经觉得温清影的心始终都会在他的身上,因此,温清影和占至维在一起的这个事实给了姚浩风巨大的打击,所幸的是,姚浩风得知占至维对温清影并没有兴趣。

    一个是自己曾经因意见不合而反目变成的敌人,一个是昔日轻蔑自己的老顽固,两个他都不希望看到他们有好的日子,所以,在这两人有斗争的时候,姚浩风选择的是坐收渔翁之利。

    而如今,姚浩风终于等来了这样的机会,他不禁阴冷地勾起了嘴角。

    .........................................................................................................................................................................................................................................

    温氏夫妇在三个小时后抵达了巴黎。

    姚浩风亲自到机场去接机。

    “怎么样了,浩风,你都跟清影说了吗?”在车上的时,温亦儒着急地问姚浩风。

    “伯父,我已经如实告诉清影了,但……”姚浩风低落地道,“清影她似乎不愿意相信占至维是这样的人,她说她要等跟占至维见过面后再做定夺。”

    “不能由着清影再跟占至维纠缠下去了!!”温亦儒拳头握紧,冷冷地道。

    温母看到温亦儒呈现在脸上可怖的表情,她言语中透着一股痛楚道,“亦儒,难道你真的不顾清影的幸福?”

    “哪里来的幸福!”温亦儒咬牙切齿道,“他带给过女儿开心吗?”

    “过去或许没有,但将来会有。”温母柔弱地道。

    “你简直妇人之仁!!”温亦儒虽然满身怒气,但对妻子始终保持着尊重,“且不论我要对付占家的人,就算我们跟占家无冤无仇,我也不会让清影真正跟占至维在一起,因为占至维根本就不值得清影信任。”

    “你为什么会觉得至维不值得清影信任?”温母反驳。

    温亦儒冷哼一声,“占至维对傅思俞的感情是众所皆知的,当初占至维若不是为了傅思俞,他根本就不可能娶清影……一直以来清影对他付出了全部的真心,但他从未对清影有过丝毫的关心和在乎,直到他查到我暗中对付他,这才突然改变了对清影的态度,这难道还让你觉得他对清影是真心的?”

    “我不知道至维是否是因为知悉了你的报复而改变了对清影的态度,但我从至维每次看清影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对清影是有感情的……”

    “你简直疯了。”温亦儒突然怒骂,“一个由始至终都对你女儿没有半点兴趣的男人,怎么会突然间对你的女儿满腹深情?究竟是我把女儿往火堆里推,还是你这个做母亲的?”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温母坚持道。

    温亦儒气得攥紧拳头,“你……你可以去相信你自己的眼光,但我是绝对不会让我的女儿跟他在一起的。”

    温母轻轻摇头。

    她无法想象自己的丈夫是这样的一个人。

    温亦儒曾经说过他看好占至维,但温母没有想到,原来这些话都是虚伪的谎言。

    看到温母脸上的失落表情,温亦儒心一软,敛下了身体里的怒意,他轻轻握住温母的手道,“你要相信我,我和你一样疼爱我们的女儿……你只是妇人之仁,你根本就不知道占至维此人有多么的阴险狡诈,你这是被她蒙蔽了,就像我们的女儿被他给蒙蔽了一样。”

    温母红着眼眶,摇着头道,“爱一个人和不爱一个人的眼光是不同的……至维他对清影的感情是认真的。”

    “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呢?”温亦儒再度燃起一丝怒意。

    温母哽咽地道,“亦儒,我知道,你是不可能赢了至维的……至维在酒店里跟你说的话,其实很是希望你能够放手,因为只要你放手,至维可以既往不咎,甚至永远都不让清影知道他和你之间所发生的事,让清影活在简单的幸福家庭中,可是你……你不珍惜至维给你的机会,你让浩风把所有的实情告诉清影,你完完全全破坏掉了我们女儿刚刚才到手的幸福,让女儿从天堂坠入地狱……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温母已无语凝噎。

    温亦儒听说了温母的话,老迈却颇具威仪的脸庞在此刻呈现一丝苍白,深褐色的眸子落寞黯了下来。“我……”

    温母轻轻握住温亦儒的手,苦苦劝说,“亦儒,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只要你把实话告诉清影,清影她一定能够理解你,她

    不会怪责于你,同时这样也能够让清影不怀疑至维对她的感情,让清影和至维得以继续下去……”

    温亦儒开口,“占至维的为人……”

    温母打断了温亦儒的说辞,“至维和清影虽然结婚不到一年,但我对至维的为人还是了解的……或许他有着阴险狡诈的一面,但他对清影从没有这样过,即使曾经被迫娶清影,他也从没有刁难过清影,他这样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坏人,他只在有人冒犯的时候,才会去冒犯别人……他值得清影托付终身。”

    温亦儒想要再说什么,但因为触及到妻子恳求的目光,而硬生生把话又吞进了喉咙里。

    这一刻,姚浩风开口,“伯父,我赞同伯母说的,如果清影和占至维真心相爱,伯父的行为可能会破坏掉清影的幸福,但我也赞同伯父对占至维的质疑,所以,我觉得伯父可以借由此事对占至维一试……如果占至维对清影是真心的,在清影对占至维存在质疑的时候,占至维一定会对清影表现出他的诚意……所以,伯母你其实不用担心伯父会因此破坏掉清影和占至维之间的感情。”

    “如果至维没有办法挽回清影呢……”温母怔怔地问。

    回答温母的是姚浩风,“如果占至维无法挽回清影,那就说明占至维对清影的爱根本就不够,因为,真爱是一定能够打动清影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