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39.唯爱清影77最终曲——幸福的味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占至维望着她,徐徐淡淡地道,“我没有阻止你离开,只因为我想让你明白——无论你到了这个世界的哪个地方,我都可以找到你,所以,你永远都别想摆脱我,今生今世,你我已经注定要纠缠在一起。而现在,你应该已经意识到了,你的确是摆脱不了我的,因为,就像你此刻依靠着姚浩风的能耐帮你‘逃’来了这儿,但我依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你。”

    “你……”温清影震惊。

    该死的,为什么他能够找到她?

    浩风说她的行踪不会有人知道……她所乘的飞机被浩风包了下来,出入境全都被浩风抹去,他根本不可能找到她的。

    占至维笑得风轻云淡,如他以往处理公事时那神态自若的样子,他轻扯着嘴角道,“我让你深切、清楚地明白了,这样……你以后也就不会想着再离我而去了。”

    她的目光对住他,心底渐渐平静……

    踯躅后,她终于道,“告诉我,你究竟想要什么?”她实在不明白,他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他若要一名妻子,这个世界恐怕有无数的优秀女孩可以供他选择。

    “我要你,温清影,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想要的是你。”这句话他应该早点跟她说的,但过去因为自己的迟钝,也因为一直沉浸在被她深深爱着的虚荣里,他一直未有亲口跟她说这句话,直到她离开。

    他想弥补,想将她捧在手心里呵护,但因为她时至今日始终对他缺乏信任,他未有出此下策,以退为进。

    温清影叹了口气,摇着头道,“占至维,我请你别再说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她不恨他,甚至到此刻也没有抱怨过他,但他不要这样的欺骗她,把她当傻子一样耍,她不是个笨蛋。

    她宁愿屈从现实的残忍,也不沉浸在伪装的虚情假意中。

    “如果你要一位妻子,我相信也有大把的女人可以供你选择……”

    占至维摇头,“在我看来,每个人一辈子合适的人只有一个,而最适合我的那个人就是你。”

    温清影皱眉,想再说什么,占至维却突然道,“我知道你依然在乎我。”

    温清影感觉自己有些难堪,低下头。

    “不要骗自己,也不要试图骗我,你知道,这个世界能够欺骗我的人没有几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他温和地笑。

    “为什么你还要来招惹我?占至维!”就像被人欺负了一样,温清影的胸口团聚着一团怒气,未免自己和占至维的争执声会把刚刚没睡多久的谦谦吵醒,她随即转身把谦谦抱放在了沙发上。

    沙发上有毯子,她把谦谦盖好,这才走到他的面前,迎视他温和的目光,咬牙切齿,“你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你不爱的人身上,你是疯子,还是有毛病?或是你这种人根本就以玩弄人为乐趣?”

    “你说得对,我根本就不喜欢浪费时间,我只会在我在乎的人和紧要的事情上花时间。”

    在乎的人?温清影猛地抬头看着他,“你已经亲口跟我说我太执着‘爱’这个字眼了,难道我还没有自知之明吗?”喉咙吞噎下哽咽,她的双眸迅速染红,“你说得对,我的确执着于爱这个字眼,所以,我不会像你一样,跟自己不爱的人苦苦纠缠……”

    “你知道我当下为什么跟你说那番话吗?”占至维倏地眯起眼,一脸的正色。

    温清影无法回答。

    占至维笑了一下道,“因为有人告诉我,你在乎的人是姚浩风,而你背着我去见姚浩风,这的确让我内心产生了一丝醋意,我想试探你,所以对你说了那番违心的话。”

    温清影摇着头,“什么叫违心的话?你当时明明说得很清楚,也很明白。”

    “清影,我想你并不知道,其实男人吃起醋来也很可怕。”

    “你根本就是胡说,你没有吃醋,也没有试探我,你根本就是不爱我……”她没有办法拐弯抹角地跟他说话,所

    以并不知道她此刻的这句话已经对他透露出了浓浓的情感。

    “清影……”占至维再一次扶住她纤瘦单薄的双肩,“很抱歉,过去我并不知道妈不喜欢你。”

    温清影双眸瞪圆,而后转念一想,“所以……”

    占至维点了下头,“所以,你以为我会拿妈来开玩笑吗?她告诉我,她亲眼所见你跟姚浩风亲亲密联络……宝贝,我在纽约处理着你父亲的事,试图平息两家之间的仇怨,而你却背着我跟其他的男人眉目传情?我没有办法……或者说,面对我在乎的人,我很容易失去理智。”

    “你……”所以,是占母跟占至维说她和姚浩风有“关系”,所以,占至维那日才跟她说那样的话吗?

    若真是这样,那……

    她误会他了?

    温清影的心一动,却硬生生地压住。

    他仍无充分的理由教她相信。

    “那你为什么不把温氏企业还给我?你努力让它上市,难道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吗?”

    占至维回答,“我不惜损失huso集团的股份让温氏企业上市,就是为了让温氏企业能在未来成为一个叱咤商界的国际集团,我希望以此来弥补占家对温家的亏欠,因为当年的确是爸他以不光彩的手段陷害了温老,但爸并没有对温家有恶意,他只是当时因为跟易家的仇恨而失去了理智……”

    “那秦倪呢?你跟我说你在认识我以后就没有其他女人,可是在我们结婚以后,我曾经亲眼看到你的收到来自这样一号人物的短信……”

    这一刻,占至维笑了,宛如登上了高峰,有着无比的畅快。

    “我还以为你不在乎。”

    眼泪在此刻蒙蔽了温清影的时间,“我怎么会不在乎,我以为不爱我,我只能拼了命让自己不在乎……”她哽咽地说道,直到喉咙中的苦涩,让她没有办法再畅快地说话。

    占至维的双眸浮起炯炯地光,他搂住了她,这一次她只是略做挣扎,他执意不放手,眸光墨沉,如一泓深不见底的黑潭,深情地锁住她,“‘秦倪’是余馨幽的代号,她是一个私家侦探,怕惹麻烦,通常联络我的时候都以代号,未免遭人报复,她跟每个客户联络的时候都是情人的口吻……”

    温清影瞪圆了双眸,面对这个事实,她根本来不及适应。

    占至维抱紧她,“她是替我办事的人兼朋友,改天我有时间介绍你们认识。”

    想到自己无端吃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的醋,温清影感觉有些难堪,红着脸把占至维挣了开来。

    然而,占至维并不愿意放手,他自身后又将她抱住,这一刻,没有轻佻的笑,没有自负狂妄,没有自恃尊大,他靠在她的肩膀上,缓缓闭上眼,幽幽地道,“老婆,你现在愿意跟我回家了吗?”

    她承认,被他紧紧抱着的感觉很好,就好像一个孤独无助飘荡在海面上的人,突然看到一艘渔船,那获救的安全感就像他此刻抱着她一样,“你真的爱我吗?”她哽咽地道。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爱情这东西,真的说不清,道不明,我只知道,我意识到我开始在乎你是在我在日本的时候,当时你我起了矛盾,我独自在日本,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后来你主动来找我,我的世界好似突然从灰暗变成了明亮……我也不明白这是不是爱,因为我以前对思俞也没有这样的感觉,或者你告诉我,清影,你爱着我的时候,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成天脑海里就想着你,对任何人都失去了兴趣……”

    温清影已经泪流满面,不能自语。

    “虽然我不清楚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乎你的,但是清影,我此刻很清楚,我不能没有你……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会去找你,就算你不能在将来为我生一儿半女,我也不在乎,我要的,只是你!”占至维再一次紧紧地将温清影抱住,这拥抱牢固得让温清影不能呼吸。

    温清影没有开口说话,感动的泪水继续流淌。

    “我爱你,温清影,我爱你……”占至维说着,他的声音就像从灵魂深处呐喊出来一样,“这一年我没有去找你,只因为我这个人在感情方面太迟钝,还有我的疑心,我害怕你是承载着你父亲的报复而来接近我的……抱歉,宝贝,这一年我几次消失,没有人知道,我只是租了温氏企业对面的一间房,仅仅只是每天看着你上下班,我已经很满足……”

    温清影屏住了呼吸。

    她不能说话,脑子已经一片空白,因为他此刻说的话,因为他这样紧的拥抱。

    泪水更多的涌了出来,倏地,她转过了身。

    占至维诚挚的目光凝视着她满是泪痕双眸,他几乎是以小心翼翼地语气问,“清影,你还爱我吗?”

    温清影已不能说话,她低着头,很轻很轻地点了一下。

    占至维欣喜若狂,将她抱了起来,欢呼着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后,他这才将他放了下来。

    温清影依然泪流不止。

    <

    p>占至维深情款款地望着她,这一刻,没有再“指责”她的眼泪,他迅捷地低头,深深将她吻住。

    他温热的唇瓣紧紧贴着她时,她的双手开始慢慢环绕住了他的脖颈……

    沉浸在这样的深吻之中,眼泪仍没有停止。

    而这一刻,她不再谴责自己的无用,因为,原来幸福也可以有泪水。

    时间在他们拥吻的这一刻停驻,旁边的沙发上,他们的孩子依然睡得很香……

    ……

    忘情深吻的二人根本就不知道,在别墅门口,提着东西的温氏夫妇正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手里的东西已经落地,但,二老的脸庞上流露出的是满足欣慰的笑意,眼睛里都蕴含着隐隐的水光。

    帮温氏夫妇提着东西的陆风亦看到这一幕,回过神后,他拿起在远在美国的老板打电话。

    而后,纽约姚家豪宅的书房里,一抹孤寂的俊逸身影始终屹立在落地窗前,他的脸庞却是久久的平静。

    .............................................................................................................................................................................................

    很多年后,占至维夫妇和易宗林夫妇相邀一起玩,占至维坚持要去日本,易宗林坚持要去乌托邦,最后两人不欢而散,但两人回家后被各自的妻子训导一遍后,两人乖乖‘冰释前嫌’,最终带着带着各自的孩子,去了迪拜……

    在迪拜那全世界最高楼的楼顶,他们拥抱着各自的妻子,迎着徐徐的微风,俯瞰整个世界……

    这个时候,申靖和夏禹同时来到楼顶,他们说陆衍和傅恩同给他们的发来了喜帖……

    当收到这个消息时,他们望着自己的妻子,相视一笑。

    (全书完)

    ---题外话---番外不可能像正文那样,所以,亲们,关于至维和清影的故事,到此结束咯,不过,冰自己还在幻想着他们的甜蜜,所以,也许心血来潮的时候,会更上几篇甜蜜篇上去……

    感谢一路追随此文的亲们,下本再见。

    过几天就会开新文咯,喜欢冰笔下的人物,期待冰会在新文有更大进步的亲们,别忘记追文哦!爱你们!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