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7章 .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到了他手里快喝完的牛奶塑料瓶,迟疑着走到他面前,怯生生地将脏兮兮的小手伸向他,问他:“能不能把你的瓶子送给我?”

    那种怯生生的眼神即使过了二十年,她一直没变。

    幼儿园第一次见面时,他认出了她,她没能认出他来。他不敢让她接近,不是嫌弃她脏,只是心慌得不知该怎么面对。她向他讨瓶子那次,她脏兮兮的手伸向他时他是有些嫌恶和害怕的,他做了一个他这辈子都无法释怀的动作,将手中的瓶子用力扔到了垃圾桶那边,只是人小力气小,瓶子没能扔进去,撞着垃圾桶滚落在地,滴溜溜地滚到了一边的灌木丛里,她一声不吭地转身跑了过去,缩着身子伸手去捡,手被荆棘扎出了一道道伤口,当手背被一枚大刺划出一道大大的血口子时,她终是忍不住,捂着伤口哭了起来,不是嚎啕大哭,只是蹲在地上,低低的抽泣,哭得难以自抑。

    时光变幻,当年独自隐忍哭泣的小女孩逐渐与眼前哭泣的身影重合,即便过去了二十年,他却一如当年恶劣任性的小男孩,从没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向她伸过任何援手,却是一次次的亲手将她推入孤立无援的境地里。

    陆承曜只觉得胸口钝疼得像利器划过,嗓子也像被什么堵住般,干哑得厉害。

    他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抱住了她,牢牢地抱着。

    “对不起!”沙哑的嗓音似有千斤重。

    秦依慢慢抬起眼来,泪眼迷蒙里看到了陆承曜,也不管此时的狼狈,解释的话语已随着哽咽脱口而出:“我没有喜欢唐与,我只喜欢你,从来都是只喜欢你一个,刚才他突然吻的我,我想推开他的,我推不动……”

    “我知道。”陆承曜哑声打断了她,“对不起。”

    手掌轻抚着她的脸颊,侧下头,吻了她,很细很柔的轻吻,像捧在手心里的珍宝。

    追着过来的秦双木松了口气,扭头看了唐与一眼,唐与头发上还滴着酒液,人失魂落魄地站着,不知道是酒醒了,还是其他。

    第二天的时候,订婚宴如期进行,除了唐与没出现,其他宾客都如约出席。

    婚宴开始前十分钟,唐与给秦依发了短信:“对不起!以及,新婚快乐!”

    秦依看到短信时陆承曜刚好走了过来,秦依把短信给他看。

    “他酒醒后,大概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和我吧。”

    毕竟和唐与曾是三年的同桌,陆承曜多少有些了解唐与的性子,如果不是喝醉了,他是断没胆量去打破和秦依这种平衡的,只是喝酒误事,这么闹着捅破了这层纸,他也是自觉没脸再见秦依了。

    只要秦依不主动联系他,他这辈子都没勇气再主动联系秦依的。

    陆承曜知道秦依是不愿意就这么失去唐与这么个朋友的,就如同不愿失去林勤沁一样,他将手机递还给了她:“给他打个电话吧。”

    秦依将手机收了起来:“还是算了吧,等哪天他遇到真正喜欢的人了,放开了再说吧。”

    刚说完便见陆承曜在盯着她看,眼底柔软的暖意让她不觉脸一红:“怎么了?”

    陆承曜摇摇头,突然张开手臂,将她搂入了怀中,满满地抱着。

    “秦朵朵。”他叫她,嗓音低沉绵软。

    “嗯?”秦依抬起头来,奇怪看他。

    陆承曜摸着她的脸,长指细细描绘着她脸上的轮廓,好一会儿才软声道:“没什么。”

    伸臂又将她抱在了怀里,整个胸口像被填满了般,很满足,也有淡淡的亏欠。

    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宠着他,让着他,从今以后,他想将她捧在手心里。

    【网络版完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