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六章 赠卿三生欢愉,不诉离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红尘好好的过日子的啊……

    今年第一场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她站在窗前摸着自己的小腹在烛光阑珊中看窗外的雪花飘零,屋内花千点燃香炉拿过一件狐裘披在她身上:“外面冷,主子你有了身子注意一点,还是回屋去吧。”

    在他走了的第二个月,梅花香四溢的冬日,她感觉到有生命在体内跳动,这是他留给她最后的礼物。

    “好。”秦歌转过身朝屋内走去,坐在软榻上面捧着暖壶,怔怔发神。

    他走的第五个月,祁澈带领朱门一举攻下赤国江山,南谢楼趁此时机拥护她为女皇,国号为燕。

    穿着龙袍在众人拥护声中走上高位,她俯视下面跪着的星点人群,内心由衷升起一股登高必寡的情感。

    你看,祁予琛,没了你的陪伴我虽能继续活下去却再也活的不像是一个人了……

    大燕一年初,女皇在幽兰殿内顺利诞下小公主,封号怀墨。怀墨公主生下的时候有一双罕见的碧色眸子,宛若琉璃晶亮,模样也可爱的紧。但是据宫里的人传言,女皇只在生下的时候看了一眼小公主,之后再也没有去抱过一下。

    虽说小公主不讨女皇的喜爱,但是好在太子殿下很疼爱这个来之不易的妹妹,小公主在宫里的生活也算是安详。

    传言还说,女皇在皇宫内特意开辟了一个宫殿,不许任何人进去,甚至连最受宠的太子殿下都不许进去,每到深夜就一个人呆在那个大殿内。

    大殿至今没有提名也没有牌匾,却终日在殿外重兵把守,不允许除了女皇任何人进入。

    有好事者在街坊里传那个神秘大殿之内养着女皇的男宠,说者无意,听着却有心,一时间整个大燕内都在寻找容貌俊美的男子想要送入宫去。

    不少大臣也存了这心思想要将自家儿子送给女皇,来保佑自己升官发财。

    女皇貌美天下人皆知,当年苏家嫡女绝色天香早已声名远播,时至今日仍由不少高官子弟费尽心思只想着进宫远远看女皇一眼。在朝内的官员虽然每日早朝都见到女皇,仍然有时候会被上位者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冷艳所惊艳到。

    虽然不少人存了心思,但是每每有人上奏表面后宫空无一人有伤国体的时候,女皇轻飘飘的一眼就将他的话给打了回来,按照女皇的话来说,这位置再过几年就是要传给太子的,你们不防将心思放在太子身上。

    大燕三年,在女皇的治理之下大燕国泰民安,因为有南谢楼的支撑,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自给自足,长安城更加是富得流油,几乎是走两步就能够看见地上有铜钱。长安城连最落魄的乞丐都讨了三房老婆,足以可见国家富裕成什么样子。

    于是百姓渐渐将心思放在了女皇的皇宫上面,积极讨论着为何女皇不愿意收男宠入后宫。

    想到小公主那双异于常人的眸子,就连太子殿下眼眸也有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碧色,有心人想到了前前朝的风云人物漠王,听说这个王爷生前就有一双碧色的眸子……

    大燕十年,女皇退位,后宫至今空无一人。退位之后的女皇更加神秘,整日都不见身影,一个人呆在那座没有殿名的大殿内,从不轻易见人。

    …………

    秦歌坐在一堆兰花中,手上捏着一颗夜明珠,因为积年累月的摩挲,珠子上面光滑无比,另一只手上捏着一只狼毫,在宣纸上勾勒,不消多时一个人栩栩如生落在纸上,她怀念的轻笑,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久久都未回神。

    十年光景穿梭而过,这荏苒的岁月,没了你的陪伴,她学会开始用画笔去勾勒一个念想,仔细看这间大殿之内,到处都悬挂着画像,各种情态,但是画中人全部都有一个特征,总是姿势如何俊逸风流,他们悉数都在面部上面空白一片。

    她生怕画了那张脸,她就再也没有力气一个人走下去了……

    快十一年了,他留给她的怀墨都十一岁了,这十一年中她是一点都不敢去见那个孩子,锦笙跟怀墨中间,怀墨跟她的父亲长得更像,随着岁月的累计,这个孩子越发跟他神似,她怕见了整个人会崩溃。

    予琛你知道吗?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一滴晶亮滴落在刚刚画好的宣纸上面,将还没有干掉的墨汁渲染开来,她靠在身后的软垫上面,水眸紧闭,发鬓间有闪烁的银白。

    忽然听见外面有喧闹声,她原本打算不理,但是喧闹声越来越大,皱眉起身她打开殿门:“何事如此喧闹?”

    守门的护卫为难的看着太上皇:“陛下硬要闯进来……”

    秦歌目光温柔了些,落在一身明黄的少年身上,却刻意避开了那张面容:“笙儿找娘亲有事吗?”

    锦笙已经褪去了稚嫩还有青涩,沉声说道:“孩儿已经在枫院备好晚宴,今日是怀墨的生辰,母亲当真要绝情至此吗?”

    这个孩子现在已经开始怨恨她了……

    秦歌扶着门的手一僵,她不自然的避开那双刺人的视线,绝情啊……这孩子说她绝情呢,那怀墨呢?会不会恨她入骨?

    “等母亲一炷香时间吧……”

    锦笙星辰般的眸子一亮,依旧沉声道:“那么孩儿就跟怀墨等母亲的到来了。”

    秦歌点点头,转过身进门去,背着门叹息一声。

    既然躲不过,她终究是要去见一面,怀墨……怀墨……怀念祁墨。

    换上一身舒适的袍子,她跟着宫女朝着枫院走去,因为已经深秋,所以天气有些凉,很长时间不出来连宫内的构造都快忘的一干二净了。

    不过三十年华,已经两鬓参白,她苦笑一声看着宫人将她带到枫院门口,然后恭敬的站在门口守着,秦歌缓缓走进去。

    深秋的枫叶铺满青石板的小路,路边开满小雏菊,五颜六色煞是好看,空气中蔓延着怀旧的气息。

    她拨开一丛又一丛的枫叶,只听见里面蓦地传来一声琴音,婉转而又幽长,缓步上前,于红叶翩飞中,她似乎回到了少年时期,一人背对着她端坐于大殿门前手指在琴弦上面翻飞……

    十一年太长,她都老了……(www..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