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小姐,没吃早饭?”

    “嗯,早上起得太晚了,只能随便吃点曲奇先对付一下。”宁美丽优雅地将沾着曲奇屑的手指在纸巾上擦了擦,问:“找我有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有些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担心我会顶不住压力?”宁美丽又喝了一口奶,嘴上沾着一点奶渍,笑着自己擦掉,“放心,我没有那么弱,还有半小时就开盘了,事情已经坏成这样,难道还能坏到哪里去?”

    大不了就是破产!

    宁美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沈氏原本就不属于她,她也不打算再为了沈氏苦苦撑着,太辛苦。

    陈忠见她如此乐观,不免欣慰。

    半小时后股市开盘,毫无悬念,沈氏暴跌30%有余。

    宁美丽看着屏幕上的走势,将那杯牛奶慢慢喝尽,再抬头看着面前的陈忠。

    这阵子陈忠瘦了好多,为沈氏的事到处奔波,鬓角头都有些许白了,脸色也很憔悴,宁美丽看了不免有些难受。

    “等沈氏这件事过去之后,你就休个长假吧,出去玩玩。”宁美丽将喝空的杯放到桌上,轻缓笑了一下:“你也算是为沈氏跟沈家操劳了大半辈,如今沈老爷子已经不在了,沈夫人也另嫁了,沈家散了,沈氏也撑不住了,你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这话从宁美丽的嘴里说出来,又用了低柔的口吻,陈忠心口酸得一塌糊涂。

    他也知道沈氏这次恐怕是撑不过去了,不过他觉得这对于宁美丽来说未必是坏事,毕竟她一个女孩,年纪这么轻,让她一个人撑着不公平。

    “你不用想着我,先想想你自己,如果沈氏没了,你打算怎么办?”陈忠担忧的问道。

    “我应该会出国吧,反正再过几个月我就该生了,我已经联系了国外的医院,我打算去国外生产,然后等宝宝出生之后,就在国外安顿下来。”

    宁美丽又笑了笑,她已经都打算好了。

    到这个时候她反而变得轻松了,好像一个沉重的包袱即将扔掉。

    之前一直想着要报复,想着争名夺利,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拼了命地去厮杀掠夺,可最后争了半天,竟然发现她连亲生父亲是谁都搞错了。

    现在上天既然给了她一次机会,可以卸掉这满身的压力和责任,何乐不为?

    宁美丽几乎已经可以料想到自己在国外的日子,安心养胎,待产,等宝宝出生后,她与孩子生活在一起,忘却国内所有生的事,包括她的仇恨和感情,只陪着孩子,看着他长大,看着他成人,自己再慢慢变老……从此岁月静好,与世无争。

    这样的生活有何不好?

    宁美丽想想都觉得很美妙。

    当然,在她离开国内之前,她必须要先解决一个人。

    那便是齐夫人。

    她必须要替自己母亲跟玉力琨报仇,所以齐夫人必须死。

    而她跟齐以翔也是不可能再在一起了。

    但这个打算她不会告诉陈忠,只会告诉他她未来美好的一面。

    陈忠看着宁美丽放松的表情,替她高兴,但心中总有些不舍。

    “是不是过去之后就不会回来了?”他不舍的问。

    宁美丽看着他,很自然地笑了笑,回答:“节假日我要是有时间,应该会回来看看,你若是不忙,也可以去国外找我。”

    陈忠差点掉出泪来,但总算忍下了,急切地答:“没问题,等你生了,我一定会去国外看你跟孩子。”

    外面的雨依旧没有停,可宁美丽跟陈忠两个人却在办公室笑得一脸安宁,仿佛好日子就在眼前了,只要伸手够一下便能拿到。

    宁美丽下午便从公司回去了,银行和媒体的电话一律不接。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不作挣扎,剩下的便是听天由命,所以她下午在公寓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都已经黑了。

    手机里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其中打得最多得是沈雪莉的律师。

    这个人曾经也来骚扰过她,是沈雪莉被起诉之前,打给她给沈雪莉求情的。

    沈雪莉开车准备撞她,结果撞到了莫佑铭,而且差点把莫佑铭撞成了残废。

    虽然沈雪莉看到是莫佑铭的时候,曾经踩过刹车,但已经为时已晚。

    沈雪莉被警察带走,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了她。

    宁美丽并没有答应她律师的要求,出庭给沈雪莉作证,证明她是无心伤害,因过失不小心撞到了莫佑铭。

    沈雪莉分明是有心谋杀她,法律会给她一个公正的判决。

    前段时间沈雪莉的判决出来了,法官判决她坐三年的牢。

    宁美丽本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她跟沈雪莉多年的恩怨也该了结了。

    没想到沈雪莉的律师,居然在这时候又给她打电话。

    宁美丽本不想理,但考虑了一下,还是给他回拨了过去。

    “喂……”她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声。

    那边传来沈雪莉律师的声音:“宁总,现在要联系你可真不容易啊?”

    “有什么事直说吧!”宁美丽不耐的说。

    “宁总,是这样的,沈小姐委托我联系你,她想见你一面。”律师转达沈雪莉的意思。

    “她想见我?她想见我干什么?既然法院已经判决了,她就该好好坐牢,等着早日刑满出来,这时候还想怎么样?”宁美丽微皱起眉头。

    “沈小姐想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宁总去见她不就知道了?沈小姐还让我转告你,只要你愿意去见她,她有办法帮你的朋友何天曦开罪。”律师说道。

    宁美丽一怔,没想到沈雪莉会知道何天曦出了事,还拿他要挟她见面。

    好吧,既然她这么想见自己,那她就去会一会她。

    “什么时候?”宁美丽问。

    “宁总同意的话,我这就为你们安排!”

    ……

    宁美丽见到沈雪莉的地点,是在关押她的看守所里。

    沈雪莉穿着一身女囚服,脸色有些颓然的苍白,跟往日里那个盛气凌人的娱乐圈一姐,简直判若两人。

    一场牢狱变故,沈雪莉的人气彻底跌入谷底。

    往日的光鲜亮丽已经成为过去。

    她如今不仅被经纪公司抛弃,还被粉丝嫌弃唾骂,网上只要搜沈雪莉这三个字,底下都是一阵谩骂声。

    她在娱乐圈的辉煌再也不复存在,以后的日子都要在看守所里度过。

    宁美丽走进看守所里的特别会客厅,这里只有她跟沈雪莉两个人,显然是事先安排过。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见我,看来你还是很看重何天曦这个人。”沈雪莉看到她,涣散的瞳眸又重新聚拢,只是眼眶周围浮肿的厉害。

    看来看守所的日子并不好过,她在里面夜夜失眠吧。

    “就算你不提何天曦,我也会来见你!我跟你之间免不了有这一场最后的会面,我又何必躲?”宁美丽摘掉墨镜,说的气息冷傲。

    “最后的会面,是什么意思?”沈雪莉微皱起眉头。

    “相信你已经知道沈氏的情况了吧,我已经尽力了,可是齐家这次对沈氏势在必得,等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我会出国去安胎,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宁美丽并不打算隐瞒,而是直接告诉她。

    沈氏沈雪莉有股份,她有权利知道;而她出国的计划,沈雪莉怎么说也是她肚子里孩子的姑姑,玉力琨的妹妹,她相信她还不至于会伤害自己亲哥哥的孩子。

    “我哥已经不在了,其实你完全可以打掉这个孩子,跟以翔在一起,这对于你跟沈氏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了,没想到你居然会为了我哥的孩子放弃这一切,而选择独自出国生下孩子抚养。”沈雪莉眼里划过一抹惊讶,她由衷的说。

    宁美丽的这个决定她确实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宁美丽一直都是这样一个“愚蠢”的女人。

    孩子的父亲都不在了,她还要肚子里的孩子干什么?

    如果她是她,很可能就做不到了。

    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嫁入豪门;留着孩子独自出国抚养,任何一个脑子清楚的女人都会选择前者,可是她却偏偏选择了后一条难走的路。

    “孩子是我的骨肉,我当然会留下它,至于齐以翔,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跟你争!只是你一直死死缠住不放。”

    沈雪莉一时没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懂吗?”宁美丽冷哼一声,摇摇头,“这么跟你说吧,你依附于齐以翔才在娱乐圈爬到这个位置,但是一旦你失宠,或者一旦你惹毛了他,他分分钟就能把你从最高点拉下来,而我不同,我从来没打算靠他或是任何一个男人在娱乐圈上位,我承认之前我的确是勾引了齐以翔,不过那只是我要利用他报复你勾引了莫佑铭,我跟齐以翔之间的关系维系不下去,对我来说也没有丝毫的损失……”

    宁美丽的这番话,万万出乎沈雪莉的预料,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就愕然地看着宁美丽:“你对齐以翔没有感情?你这么处心积虑地勾引他,不过只是利用他,报复我?”

    “亏你还是戏子,做戏子最基本的本分是什么?戏子无义!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从来没有打算要对付你,更没有想过要抢齐以翔。”宁美丽的眼波流转,里面多了几分阴冷和蔑意:“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因为你对齐以翔动了感情,而你是戏子,本不该有感情。”

    这话是对沈雪莉说的,也是对她自己说的。

    正所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身为戏子最不该动的就是感情。

    她本就是为了报复,才接近齐以翔的,报复完就应该潇洒离开,而不是再继续跟齐以翔纠缠不休。

    沈雪莉脸上浮现苍白的笑意:“我承认我跟齐以翔在一起,得到了很多,但是我对他还是有一些感情,只不过他的心里由始至终都没有我,从头到尾只是把我当成利用的工具而已。”

    “你费尽心思把我约出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宁美丽好整以假寐的问,目光落在沈雪莉的脸上。

    “我有一样东西想要给你看。”沈雪莉与她平视,脸上堆起了虚伪的笑容。

    宁美丽眯着明眸不留痕迹的打量着眼前的沈雪莉,看着她那双凤眸越来越闪亮的光芒,一种不安在她的血液里充斥着,叫嚣着,而她所说的东西……

    “我没有兴趣,也不想看。”宁美丽屏息的盯了沈雪莉一会,别过脸淡淡的说。

    “那真是可惜了,原本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的。”沈雪莉故作惋惜的说:“看在你舍弃嫁入豪门,愿意给我哥生下这个孩子的面子上,我才想要告诉你的。”

    “……”

    “我可没有恶意,我只是好心想要告诉你而已,如果你不想听的话,那也没关系,我想告诉你。”沈雪莉的眉角上扬,微微显示出属于她的志得意满,直起身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录音笔,摊放在手心里,然后轻轻按动了下播放钮。

    录音笔里传来沙沙的声响,随即而来的是有些低又有些熟悉的嗓音,看情况应该是偷偷录下的。

    可是那声音……

    “你就那么喜欢宁美丽?”

    “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可你答应过我,只要我照着你吩咐的去做,以后你就会娶我!齐以翔,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这么对我?!”

    “怎么?”齐以翔唇间滑过一丝森然的笑,她已经被沈雪莉问过太多次这样的问题,以至于他的耐心早已经全失。

    “我说你怎么会帮我顶替宁美丽沈氏千金的位置呢,原来你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沈雪莉一副了然的口吻。

    “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就出去。”齐以翔没有动怒,只是面色冷如玄冰,冷冷的说着。

    “你知不知道现在每天都有人跟踪我!我不知道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但是我现在很清楚的,你让别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我现在很危险!”沈雪莉没有出去,依旧僵直的站在他面前,双手死死的按着办公桌,话语冷冷,更显得她的残容阴森可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爸齐翰堔想要吞并沈氏,谁是沈鸿文最后的继承人,他必定除之而后快,而你母亲林岚这些年都以为我是宁蓝心的女儿,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你根本是让我代替宁美丽,承受着一切,根本不像你之前所说的是为了我做上沈氏千金,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嫁给你!”

    “他们目前不会轻举妄动,你可以放心。”齐以翔的唇边勾着一丝冷笑,然而,眼底的冷芒却如同利刃出鞘般锋利,令人不敢接触!

    “这么说我推测的都是真的了?当年在你家,你故意误导陈忠将我当成宁美丽认回沈家,让我做了她的替身,是不是?”沈雪莉咄咄逼人的问。

    “你明知道你的母亲不会放过我,而你的父亲也会为了得到沈氏,不择手段的对付我,你才让我顶替她做了这个沈氏千金?”

    “齐以翔,就算我再怎么让你愤恨,你也不能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利用我来让宁美丽逃离危险?我和你二十多年的感情,你一直把我当成利用工具吗?!”沈雪莉的声音虽然不高,却愈发的尖锐,刺得人耳膜微微响动。

    “雪莉,我保证,我不会让你受到危险的。”齐以翔叹息,语调微微一转,虽然比方才柔和了一些,但却似是警告又更像是一种能力的宣誓。

    确实,在这一点上,他承认他的自私,在她和宁美丽之间选择的话,他选择了牺牲她,他不能让宁美丽有任何危险,可是沈雪莉,他也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呵呵,如果那样的话,那你怎么不让宁美丽干脆回到沈家?”沈雪莉冷笑,凤眸里闪着寒光:“齐氏跟沈氏有婚约,宁美丽重回沈家做了沈氏的千金,你不正好名正言顺的娶了她,达成你多年的心愿?”

    “……”

    “你分明早就知道,齐家跟沈家的联姻只是一个陷阱,我沈雪莉在你心目中一文不值,而她宁美丽却是你的命。”

    齐以翔想要解释,却在沈雪莉那样充满恨意的目光中又无法说什么,因为说了什么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都是徒劳,他确实有牺牲她的打算。

    “齐以翔,我也保证,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沈雪莉狠狠的瞪视着他,咬着牙宣告一般的说完之后,大步转身的离开。

    齐以翔单手支撑在办公桌上,揉着发疼的眉心,眉尖凝着的冷漠和倦惫。

    沈雪莉按下了按钮,将录音笔攥在了手心里,挑着细长的眉看着宁美丽。

    “你现在明白了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宁美丽皱着眉心举眸望向沈雪莉,声音没有情绪的波动,垂在两侧的手指,悄悄握紧成拳,指甲嵌痛入肉。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我只不过好心的想要告诉你而已,其实一直以来我不过是齐以翔在沈家的一颗棋子,你不用一副质问的目光看着我。”沈雪莉的凤眸中闪烁着快意,高挑的眉角继续上扬,轻轻的笑着说。

    “你以为我会信?这只不过是个录音,谁知道是不是你暗自弄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