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8章 一脉相承恶人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所谓的alice是谁,更看得出马秀雅说的肯定是真的,不用想也猜得出她跟木易有过那种关系,只是…,这很重要吗?

    不重要!苗姿的心很是坚定,无病曾经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但过去只代表过去,说明不了现在和未来,过去无病爱谁,跟谁出双入对,跟谁翻云覆雨,自己控制不了,也不想知道,但他的现在和未来,是必定要跟自己一起的。

    “很抱歉,我没兴趣知道,我和你不熟,更没有相识一场的想法,所以我们没有交流的必要。”苗姿一口回绝了马秀雅,轻踩了下油门,发动机微一轰叫,暗下着逐客令。

    “你…!”马秀雅懵了,本十拿九稳地以为苗姿会吃味,结果人家根本不在意,像是一拳打在大胖子的大肚腩上,根本打不痛人家,反而自己失去面子。

    苗碧荷坐在后坐,听着马秀雅的话,眉头越皱一深,忍不住坐直身,扶着驾驶座靠背道:“小姿,我们走吧!”

    “好的,妈。”苗姿应了一声,慢慢松开离合,车缓缓前移。她不再管马秀雅放在车窗上的手,相信车一起动,在人的自我保护意识下,马秀雅会缩手的。

    “等等。”马秀雅回过味来,苗姿这是跟自己一样,不在乎alice做过什么,却怪怨别的女人对alice有企图,“我的alice,就是你木易,他是小浩的爸爸,你可能不知道小浩是谁,小浩是我儿子。”

    马秀雅发扬了马家的优良传统,对她来说被木易弃之不理是最大的失败,但现在都已经处于最大失败的境遇下了,再没什么好顾忌的,当一当搅屎棍出一口恶气,还能恶心人,或许木易会因此来找她。

    她语出如惊雷,炸得苗姿心一慌,脚下用力一踩,幸亏双脚放在离合器和刹车上,后座的苗碧荷差点惊得站起健步如飞,而事不关已的李金莲都讶得张大了嘴巴,精神一震,原来木易早就有儿子了,不知道他和小姿的事还能不能成?

    “我和alice是在四年前在米国认识的,那天晚上…。”马秀雅把八年前的事说成四年前,说得是那么的真实,让人相信事是真的,“他离开了,我很伤心,那一刻我有了轻生的念头,幸好我朋友一在旁边相劝,一个月后,我发现我怀……!”

    “好,这件事我会跟木易说的。”苗姿从慌乱镇定下来,打断马秀雅的话,起步离开。

    一路无语,三人各想着心事,回到名门小区,时间已经九点多。

    苗姿洗过澡,跟对着电视的苗碧荷和李金莲说了一声,进了卧室,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中不变的容颜却如同换上新妆的自己,不禁有些发呆。

    马秀雅的话是真的吗?她儿子真是无病的?想想那小孩还真跟无病有点像啊!无病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怎么做?离开自己找马秀雅?

    苗姿想得心一颤,连忙否决这个想法,喃喃道:不会,无病是不会离开自己的!马秀雅应该说谎了,她的丈夫本就跟无病有点像,生个儿子像无病也正常,对,就是这样,她在骗自己,要不然为何她这么多天不找无病,非要晚上才来说?

    想得明白,苗姿浑身一轻,转头看向床上,笑地起身拿起相片,打量着房内,考虑着怎么摆放和悬挂。

    …

    启明镇某宾馆303号房。

    空调拼命工作着,吐着冷气淡化房内空气中的荷尔蒙味。木易赤身靠在床头,全身是汗,腾腾热气散发,一时跟冷气分不出胜负。

    “无病,我好怕!”爱潮后的吴岚玥全身白嫩潮红,不惧木易的汗水,紧搂着他的腰,“这几天就像是在做梦,我好怕一觉醒来,梦醉了,你不见了!”

    “别怕,今时不同往日,我现在是自由身,没人能让我离开你。”木易看向眼前吴岚玥清秀瘦长的忧容,低头在她的额头一吻,搂过她,轻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心却自问着:自己是真的不会再离开她吗?那姿姐怎么办?姿姐在等自己回去,如果她知道自己跟小玥的事,还要离开她,她会有多伤心?

    吴岚玥双眸一亮,笑颜顿展,侧脸贴在木易宽壮的怀中,听着巨烈运动后呯呯直跳的心跳声。

    这是最真实的,不是梦,是自己苦等十年换来的!她暗忖着,闭眼感受着心跳的有力,想着就这么听一辈子。慢慢地,随着木易轻抚她那披散在玉背的长发,她进入了梦乡。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