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89.肃杀:何年劫火剩残灰,试看英雄碧血,满龙堆2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将军家可有琵琶?古筝也可。匕匕]”水盈又问。

    陈大愚忙道“古筝尚有,是家母留下的,我这请管家给姑娘抬过来。”

    水盈含笑道“那有劳将军了。”

    陈大愚像是得到赦令似的,赶紧走了出去,心越想越是郁闷,自己成日成夜地在宫当差,自然都能见到慕容微雪的,但是对慕容微雪,他却从来心没有过半点僭越之心,也更加不曾面红心跳过,但是偏生却在这位与慕容微雪容貌如此相像的水盈姑娘面前,心里却一直别别扭扭得很。

    当真是了怪了霰。

    看着慌慌张张走出去的陈大愚,水盈不由得勾了勾唇,似乎很久没有这样高兴过了呢。

    这般质朴专注的男人倒是少见询。

    过了半晌,陈大愚果真带人将古筝搬了过来。

    水盈坐到古筝前面,开始调试着古筝,模样很是专注,陈大愚则在一旁紧张地擦拭着萧,这支萧还是从前年少时候用的,自从入了宫之后,整日忙得脚不沾泥,哪里还有闲情雅致去吹箫?陈大愚还真是有点紧张,不知道今日会不会在水盈面前丢丑。

    “好了,真是把好古筝,虽然多年没有人弹过了,但是却也不用怎么调试,音色圆润浑厚,模样也是极尽古朴,竟是我见到的最好的一把。”水盈爱不释手,啧啧称叹。

    陈大愚忙得放下萧,一边坐下来解释道道“这本是家父送给家母的定情之物,家母极擅音律,最喜古筝,所以家父当年自己背着好的兰考桐木去江南寻了最好的师傅,颇废了些功夫在做成的,家父对家母十分钟情,所以必定要送最好东西,后来家母弹了这古筝十多年,也一直都小心保护着的,所以这古筝虽有些年头了,却并未有所损坏。”

    陈大愚的父亲,陈英达,也是天池的开国元勋,曾经与霍金东、周景年起名,但是自从陈夫人病逝后,陈英达便无心仕途,带着陈老夫人的骨灰云游四海。

    因为入朝时间短,所以陈英达的名望并不能及霍金东和周景年,但是陈英达的痴情却是誉满京师,这个自然水盈也是听说过的。

    水盈轻轻抚着那古筝,一边轻叹一声,道“这样的心爱之物,陈老夫人必定爱不释手、怎么看也看不够吧?”

    陈大愚柔声道“是的,家母生前每日都会在家父早习武的时候,用古筝为家父伴奏,事后总不忘擦拭保养,从不假手于人,自家母去世后,家父便不再晨练了,这古筝便也再没有人弹过了,水盈姑娘今天造访,在下心其实颇为感激,在下也是许久不闻这古筝弹奏之声了。”

    水盈又是一声轻叹“陈老夫人和陈老将军真是伉俪情深,实在感人肺腑,水盈早听闻陈老将军在陈老夫人病逝后带着陈老夫人的骨灰闲云野鹤四处云游,他们夫妇二人虽是阴阳相隔却也是不改初衷,实在让人敬佩,所以陈将军必定也想寻觅这样一位钟情一生的女子,所以如今还未婚娶、怕也是在等着那人出现吧?”

    陈大愚闹了个大红脸,忙得岔开了话题,道“且不说这个了,不知水盈姑娘要弹奏何曲?可还是那首《山水调》吗?”

    “原来将军亦喜欢忠嘉王的词作,”水盈含笑道,顿了顿,一边又沉声道,“只是水盈听闻陈老夫人于冬至那日清晨病逝,陈老将军当日递了辞官的折子,水盈心一直对他们夫妇二人钦佩,今日既是用陈老夫人的古筝,不如弹一曲《鹊桥仙。冬日怀思》吧,也算是水盈对陈老将军和陈老夫人的一点子敬意。”

    大愚的声音难得温存,五大三粗的男人,这时候却柔和得不成样子。

    水盈纤纤素手抚琴弦,顷刻之间恍若春花遍地,落英缤纷,陈大愚不由得有些痴了,这般的好手艺竟不在陈老夫人之下,听到水盈开口吟唱,陈大愚这才赶紧吹起萧来。

    “思念弄人,心悸怎忍?长忆旧时铭刻,追溯春光烂漫处,引的伤感人无数。”

    “盈盈泪眸,佳梦潺潺,总有惊梦痛楚,又沐冬时阳阑珊,怎丢的下惦念处?”

    ……

    一曲完毕,水盈盈盈一拜告辞出门,留下陈大愚独自一人在暖阁里头品味这首《鹊桥仙》。

    ~~~~~~~

    江南。

    定安王府。

    秦风扬站在大殿,听着寝殿里头传出来的女子的哀嚎告饶声,还有男子压抑地喘息声,秦风扬搭在剑柄的手,不由得又加了几分力道,紧紧地握住了剑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