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傲气〔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寒辰的一番质问之词,响在每个人的耳边。在座的众人,不禁全部愣住了。看向白赫一行人的眼神,亦是多了几分深意。

    没错,从一开始。寒辰受到柳毅锋那般尖锐的侮辱,开口说一句话的,只有白玉。刚才寒辰差点丧命于柳悬掌下之时,出言劝止的,仅是白皓。

    除了这两个人,就再也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维护一下那个少年。试问寒辰内心有多少的愤怒?试问他的内心有多少的委屈?

    一句丧家之犬,充满了无尽的悲怨。一句我寒辰何错之有,充斥了极大的不满。

    白赫被寒辰那一番话堵的是哑口无言,两眼怒目而视,狠狠的瞪着对方,“寒辰,我要求你立刻给柳家主道歉。”

    “做不到。”寒辰冷冷的吐出三个字,略显苍白的脸上,坚定无比。

    全场的气氛,愈发的僵硬。柳家家主柳悬,一张脸阴沉的铁青,眼中且涌动着森冷的杀意。

    已经回过神来的柳毅锋,眉宇间尽显怨毒,当真是恨不得立即把寒辰给杀之而后快。

    季如诗那美丽的眼眸复杂的望着寒辰,此刻她竟然觉得,柳毅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般优秀。反而是寒辰,又一次让她有了重新的认识。

    柳悬双手背负在身后,看着白赫,冷冷的轻哼一声。

    白赫眉头一拧,再感受到周边众人那别有深意的目光。当即也是觉得丢了面子,怒指着寒辰,喝道,“寒辰,我再说一遍。如果你还想继续留在白家的话,就立即给柳家主道歉。”

    哗啦!此话一出,全场一阵唏嘘。

    白家一行弟子,不由的变了脸色。白皓连忙站出来,沉声说道,“玉儿,先带辰儿回去。”

    “是,爹。”白玉点了点头,上前就欲带着寒辰离开。

    不料白赫却是厉声将其喝住,“回哪去?不按照我说的去做,他就别想再进我白家大门。”

    望着对方那不顾血肉亲情的冷漠态度,寒辰的心已是冷到了极点,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坚定的回道。

    “今天不是我不要家族,而是家族弃我。现在开始,我寒辰代表我爹寒琅宇,正式脱离你们白家。”

    字字句句,如同寒冬腊月刮起的北风一样,冰冷彻骨。

    寒辰把话说完,当即转身就走。任凭白皓和白玉如何的呼唤,少年一直倔强的都不回头。

    试问在他的内心,又何尝不难受。尽管从小到大,没有感受到多少的温暖。可白家毕竟是母亲的家族,若要舍弃,岂能不痛?

    在柳家大院,一双双目光的注视下。寒辰步伐坚定的离开,今天一连串遭受了这么多的打击。那个少年,依旧傲气冲天。

    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浮出了一个问题,柳毅锋真的比的过寒辰吗?

    几个眨眼,寒辰就消失在柳家门口。每个人的心情,各有不同。白玉秀眉紧蹙,紧抿着红唇,玉手紧紧的掐住衣衫一角。

    白家老二白皓回头望着兄长白赫,低声说道,“你会后悔的。”

    白赫眉头一皱,嘴唇扇动了几下,但却没有说话。

    柳家家主柳悬,脸色自然是最为难看的一个。若不是场合不允许,他现在就想追出去把寒辰给一掌毙了。

    柳毅锋憎恨之余,不禁回想起刚才舍命救自己的季如诗,旋即走到她身边,“如诗,你有没有怎么样?没事吧?”

    然而季如诗却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美目涌动着一丝冷漠,“我没事。”

    季如诗的脑海中,一直萦绕着寒辰刚才那双坚毅的眸子。可是直到他转身离开,都不曾再看她一眼。或许从今以后,她和他真的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

    再看看眼前的柳毅锋,未来的丈夫。当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俨然成为了一个笑话。

    不远处的季成明,苏惠夫妇皆是轻叹一声,他们自然明白女儿现在的心情。同时暗暗心想,她和柳毅锋,以后真的能幸福吗?

    这一天,柳家不知道是如何收场结尾的。据说早早就散场了,季如诗也随同父母回到了季家。

    仅仅不到半天的时间,寒辰差点当众斩杀柳毅锋的事情,就在潜庭城传的是沸沸扬扬。茶楼酒馆,大街小巷,几乎是人尽皆知。

    “真是没想到,那个寒辰那么厉害。连柳毅锋都差点被他给杀了。”

    “你还别说,其实我觉得。要真打起来,柳毅锋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