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39.唯爱清影77最终曲——幸福的味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个小镇叫修尔,是伦敦很小的一个镇。

    车子穿过镇中心的时候,小镇不似大都市的喧嚣和繁华且透着一股遗世而独立的亲切和安逸之感,给温清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里的人们悠闲自得地行走在小镇满是樱花树的道路上,偶尔闲谈露出的笑意全都温和友善……

    温清影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小镇,尤其这个小镇远比她想象得还要美丽。

    感觉到母亲的目光一直看着她,温清影收回视线,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妈咪,怎么了?”

    温母突然抽了下鼻子,似乎在隐忍着鼻子的酸涩,摇摇头。

    温清影恬淡对母亲道,“是不是想到以后在新的环境生活,所以不习惯?鲫”

    温母抬起头,看着温清影,眼眶微微地泛红。

    温清影微微皱起眉,担忧母亲此刻的神情,“妈咪……”

    温母凝视着温清影,嗓音微哽,“妈咪是心疼你,清影……爹地妈咪没能够给你一个健康的体魄,上天本应该眷眷顾你,可是……妈咪多希望有个人能在我们百年老去的时候代替我们照顾你,妈咪曾经以为那个人是至维……”

    说到底,温母依然是惋惜温清影和占至维之间的感情。

    知道母亲的心思,温清影美丽的脸庞上却依然是浅浅恬淡的笑,“妈咪,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等以后……谦谦他会照顾我的。”

    温母眼中含着隐隐的泪光,伸手抚过温清影乌黑的秀发,眼中满是心疼。

    温清影把目光投向了怀里正抱着的谦谦,脸上依然是温和淡雅的浅笑,“这个小镇我很喜欢,我相信谦谦呆在这里也会很开心的……”

    温母没有再说话,只是悄悄地把眼泪拭去。

    前面的车子骤然停了下来。

    司机见前面的车子停了下来,赶忙也把车停在了路边。

    陆风和温父从前面的车上走了下来,陆风就是姚浩风留下替温清影安排一切的人。

    “怎么了,亦儒?”温母问自己的丈夫。

    温父道,“我看我们现在就在镇上买些吃的用的回去,免得等会儿又跑来一趟。”

    陆风开口道,“其实姚总已经替你们准备好一切,只是你们可能有用习惯了的一些私人物品,还需要你们自己准备。”

    温母点点头,“那我和清影先回住处。”

    “不用了,妈咪……你跟爹地留在这里把该购买的一些东西购买回去吧,我和清姨回去就好,爹地他是个大男人,粗手粗脚的,哪懂生活上的东西。”温清影对母亲道。

    “可是……”温母顾虑。

    温清影冲母亲一笑,“有陆风和清姨陪着我,妈咪你难道还不放心吗?”

    想了想温父的确对生活上的一些所需品并不了解,温母犹豫过后,随即下了车,“那好吧,你跟清姨先回去,爹地妈咪很快买完东西就回去。”

    “嗯。”

    温清影微笑跟父母道别。

    温母随即坐上了温父刚才坐的那辆车。

    这车便由陆风充当司机,以平稳的速度驶在小镇的街道上。

    谦谦还没有醒,温清影便把目光继续投向了车窗。

    然而这一刻,不似刚刚在母亲面前安然浅笑的样子,她精致美丽的脸庞上染上一层淡淡的忧伤,脑海中的思绪在流转。

    她怎么可能不伤感呢?

    和自己所爱的人分别,且这辈子恐无再见的机会,没有人能够抵御住这样的失落和难受。

    可是,比起未来都活在痛苦之中,暂时的失落和难受又如何呢?

    时间是最好的治伤良药,她会渐渐忘掉这股失落和难受的……

    缓缓地敛下长睫,再睁开,她已挥去了脑海中所有的思绪。

    ..................................................................................................................................................

    远远就已经看到她和父母将来要入住的这栋别墅。

    外面是纯白色,简单的两层,外面是绿油油的草坪,典型的英国小屋,舒适温馨,当然,比起温家坐落在纽约的豪宅,这就是真正的小巫见大巫,但,她很清楚,这栋别墅可能是小镇上最好的房屋了。

    同样是第一眼就已经喜欢上这栋别墅,尤其喜欢别墅外面的这个草坪,她的脑海里已经有了幻想——谦谦在草坪上快乐地跑来跑去,而她坐在别墅门口的休闲椅上,闲适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清姨道,“这里看起来不错!”

    温清影赞同,“我预感这会是个很温馨的家。”

    “我去把车后备箱里的东西拿过来,小姐您先进屋

    。”清姨随即道。

    温清影点了下头。

    当清姨去车后备箱里把行李之类的东西整理出来的时候,温清影的步伐朝向了别墅房门。

    房门是开的,温清影并不意外,因为陆风说过他的手下正在别墅打理着,温清影自然而然地认为别墅大门是陆风的手下打开的。

    一进入别墅,温清影立即就被别墅里温馨的英式装潢所吸引。

    她喜欢冬天的时候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壁炉里火光带来的温度,而此刻别墅这厅里就有一个很别致的壁炉。

    她抱着处在熟睡中的谦谦充满憧憬地环顾着别墅里的一切事物,直到——

    那一刻温清影的呼吸好像遽然停止,她整个人怔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甚至以为自己此刻所看见的那抹屹立在落地窗前的俊逸身影只是她脑海中潜意识的幻想,直到她连眨了几下眼,都没有掠去眼中这抹身影后,她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她的幻境。

    当下,她摇着头,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屹立在落地窗前的这抹挺拔俊逸的身影转过了身,那双幽暗却深沉的黑眸不偏不倚地凝注着她。

    温清影退了几步,依然沉浸在这样的震愕之中。

    恰好,清姨在这个时候拿着东西从外面走了进来,但当清姨看到这里面的画面时,清姨整个人却错愕半晌。

    随即,没有等清姨有发言的机会,清姨就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西装保镖带离。

    别墅里,仍只有温清影和占至维两个人。

    面对着温清影的震惊,占至维的脸上只有波澜不惊的平稳的表情,“看到我,很意外?”

    她看着他,无法置信他的出现,脸上呈现着迷惘。

    她继续后退着,脸上的惊愕逐渐褪去,由冷漠所取代。

    占至维面无表情,眸光却意外温柔,“你是我太太,怎么能不知会我一声,就离开呢?”

    她猛抬头看着他,苍白的脸庞上掠过一丝狼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占至维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她怀里抱着谦谦,知道一直后退终究只会被他逼直墙角,她随即停下了步伐,镇定自若地面对着他。

    她以为不会再面对他的,哪里想他会出现……

    眼泪一时间无法控制,在双眼里聚集。

    占至维朝她走来,倨傲如只优雅的捷豹,不疾不徐,不骄不躁,仿佛一切在他的掌控之中,好似她已经是他的猎物。

    当他走到她的面前时,她感觉自己的心跳莫名加速,她奇怪面对着他,她依然还会紧张。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再一次问,用很冷淡的语气来消除自己此刻的紧张。

    占至维天生就是个能洞悉人心的人,他此刻早已经把她的紧张看穿,他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温声反问道,“我的太太,你觉得呢?”

    她因为他的称呼而怔了一下,避开他此刻专注凝视着她的目光,她清冷地道,“你走吧……这里是私人住所。”

    该死的,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明明在纽约,对她的离去无动于衷。

    占至维却没有听温清影的话,他兴致盎然地环顾了一眼别墅的四周,以轻蔑的语气道,“我占至维的妻子,怎么可能住在这样简陋的地方及生活在这人迹罕至的小镇上?”

    温清影身子一颤,始终不愿意看他,“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她是真的很意外,也不明白,忍不住又问道。

    占至维定定地盯住她,嘴角还挂着刚才那似有若无的笑,“我以为我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很明显。”

    温清影又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他。

    占至维伸出双手,轻扶在温清影的双肩上,黑眸里的温柔目光却柔和地从她的脸上掠过,再逗留在孩子熟睡时稚气的脸庞上,“我当然是为了你和孩子而来……我记得再带你回巴黎前一晚——我们在床上度过很很美好时刻时,我跟你说过,以后我们一家三口都不会再分开了。”

    因为占至维的话,温清影脸色赧红,又因为他的话,温清影整个人定住。

    占至维疼惜地低头在谦谦睡着时红扑扑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这才抬起头,望着温清影已转为微微泛白的脸庞,“老婆,如果你喜欢这里,我就陪你在这里度假,如果你不打算走,我们就定居在这里,只要你喜欢。”

    温清影望着他,更加的迷惑。

    她不明白他眼中的那坚定的宠溺和包容,代表着什么?

    “我们之间……”还未从错愕中回过神的,她只能说,“已经结束了。”

    “是吗?”占至维眯起眼,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以为我们还没有离婚。”

    他的话令她心痛。

    所以,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离婚吗?

    喉咙不禁涌起一丝酸涩,却被她坚强抑制住,“分居两年,

    不需要一纸婚书,你就可以单方面跟我离婚。”

    占至维再次一笑,“宝贝,我为什么要跟你离婚?”

    “什么‘宝’……”她窘迫着,因为不好意思叫出他刚刚对她的称呼,但又生气他这样叫她。

    他不是没有这样叫过她,但大多数都是在床上,她知道他私下不会这样叫她,所以,她讨厌他此刻这样的称呼,那样自然的语气,好像他们曾经有多恩爱似的,她讨厌他表现出来好像很爱她一样。

    “我走的时候,我完全有时间,也有能力去阻止你,但想了想,我最终没有这样做。”他突然义正言辞地跟她说。

    想到在飞机上所流的眼泪,温清影鼻尖酸涩,“既然如此,何必又要出现在这里?……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这难道不好吗?”

    “不好。”占至维明明是个精明沉稳的人,却学着她有些幼稚的语气。“你带着孩子离开了,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们……”她抬起眼,不明白地看他。

    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